摇滚土拨鼠

沉迷德奥西区宽街毛子音乐剧/horrible histories/美漫/德语自学

這幾天玩戀與製作人玩傻了。
草稿流,很粗糙。自娛自樂的產物。


古費的小貼紙畫錯了🌚


#今天的宇宙直男馬呂斯看了也想報警呢

【摇滚莫扎特】【莫萨】上海卷🌟预测

迟到的高考作文
怎么说。。一不小心爆了字数
文笔依旧渣的不行,偏题得一塌糊涂【摊手
好吧个人觉得是HE了真的
🌟🌟🌟

#魔都高考作文题# 预测

人不是神,他永远无法预测未来会发生些什么。

安东尼奥·萨列里独自坐在酒馆一角,远远地避开喧嚣嘈杂的人群。他低头看向自己的威士忌,麦芽色的液体在昏暗的烛光下折射出漂亮的微光。
我们亲爱的宫廷乐师显然不是什么粗俗的酒鬼,事实上,这位面容严肃,着装一丝不苟的先生从不涉足如此场所。这是下流人才会厮混的地方。萨列里想着。
然而,几经思索,他终于咬牙走了进来。
鬼知道为什么。也许由于浓郁的夜色,亦或清爽的晚风……或者,一切的一切,也许,仅仅因为该死的沃夫冈·莫扎特。
沃夫冈·莫扎特。萨列里微微启唇,感受它滑过舌尖的味道。

《后宫诱逃》犹如一记响雷,使全维也纳为之震惊。公演后的宴会,人声鼎沸,萨列里正欲悄悄离场,一个陌生的家伙却忽然冒出来,横在他面前。
预测之外。
年轻人前额的刘海乱糟糟的,横七竖八地贴在汗湿的脑门上,想必是费劲力气,才穿过推搡的人群,及时赶来。“想必您就是萨列里先生吧!”他慌忙开口,上气不接下气地,将一枝沾满露珠的玫瑰塞在对方怀中。甜腻的花香弥散开来,钻进萨列里的鼻腔。他微微皱眉,迟疑地颔首。“噢,我就知道!对于您的大名,我早有耳闻。萨列里先生,我甚至自诩为您的忠实粉丝呢。”金发小子用亮晶晶的目光盯着他,像夜空中闪烁的星星。“是吗?”这个家伙的语气是如此得真实诚恳——真是奇怪。他要么是个傻蛋,要么是个乳臭未乾的毛头小鬼。萨列里想着,险些大笑起来。他近乎耗尽了全身的力气,才没有放任自己表现失态,“谢谢您。”“您是个有趣的人。”年轻人噗嗤出声,像阳光下颤动的向日葵,“沃夫冈·莫扎特。见到您是我的荣幸。”沃夫冈·莫扎特?萨列里感到心脏漏跳一拍。对于这个名字,他可谓再熟悉不过——《后宫诱逃》的作曲者,庆功宴的主人公,那个天赋迥异,超乎常人,而又狂妄自大,不可一世的莫扎特。“萨列里大师,您喜欢我的作品吗?”莫扎特忽然开口询问。这是个愚蠢而冒昧的问题。萨列里皱眉,盯了对方一会儿,捕捉到年轻人语调下藏掖着的兴奋与骄傲。您的音乐行云流水,充斥着真情与活力,它不是凡间的音符,而是天籁之音。因此,我的答案,是的,我真的,真的,很欣赏您的作品。而您,莫扎特,您将撼动维也纳。萨列里的目光有些飘忽不定。他迟疑一会儿,将脑海中蹦出的千万句赞扬囫囵吞了回去。“只要您待在原地,我们之间便相安无事——谢谢您的好意。告辞了。”他看见对方眼中黯淡的星光。

他忽然有些喘不上气来,垂下脑袋,赶忙啜一口手中的威士忌。冰凉的液体沿着喉管下滑,徒留火辣辣的触感。

萨列里没有预测到故事会这样发展。
他站在维也纳的街道上。冬季的天空灰蒙蒙的,弥漫着令人窒息的压抑。他迟疑地敲开眼前低矮破败的屋子的门。一个姑娘出现在面前。想必这就是莫扎特常提到的那位康斯坦斯,房东家的女儿。
“她是个很棒的女孩,但是,萨列里,您知道的,很显然,我不会娶她。我是说,永远不会。”莫扎特总是说些不知所云的玩意,拖着标准的上扬尾音。
康斯坦斯看上去苍白疲惫。“他不想见任何人,您请回吧。”
“大师?”黑暗中传来熟悉的声音。
沃夫冈·莫扎特。萨列里的心忽然剧烈地收缩。烛火摇曳,跳动,挣扎,奄奄一息。
“萨列里先生,请您回去吧!”姑娘挡在门口,转为恳求的哀嚎,“他需要休息。”
“萨列里?”屋内传来床板吱呀的呻吟,跌跌撞撞的脚步,接着是虚弱的音乐家倒在地上的闷响。
“天哪,沃夫冈,你在干什么傻事!”年轻的女孩慌忙上前搀扶。
昏暗的烛光下,莫扎特显得近乎瘦骨嶙峋,金发胡乱地贴在汗湿的前额上。他一定是流了很久的泪,因为那双红肿的眼睛与脸颊上亮晶晶的痕迹。他沉默良久,哑着嗓子开口,“康斯坦斯,请……让我与这位先生单独谈一会儿。”
那个姑娘抽泣着离开。
“萨列里。”音乐家的声音带着破碎的哭腔。他踉跄几步,摔在对方怀中。萨列里的脑袋晕乎乎的,眼前颤抖着流泪的莫扎特使他无法思考。“如果这是我们最后的见面……”
“你会康复的。”
“不,萨列里。死神已经降临。我无法完成安魂曲了……我的安魂曲。”他哽咽着低语,“我想再看一次萨尔茨堡的星星。”
“别这么说。”
“萨列里,”他抬起脑袋,泪水顺着脸颊下滑。
萨列里感受到它滴落在指尖的冰冷彻骨。他看见音乐家的唇动了动,却欲言又止。
“……我的大师。谢谢您。”
“为了什么?”
“为了一切。”

萨列里永远不该喝那么多威士忌。他感觉脑袋酸胀难忍,胃像被人狠狠揍了一拳般翻江倒海,眼前的人影模糊又清晰,清晰又模糊。我大概要死在这儿了。他戏谑地想。

他恍惚看见一头乱蓬蓬金发的莫扎特,站在灿烂的阳光里。
“噢,萨列里先生,好久不见!”音乐家向自己招手,奋力地挥舞胳膊。
他屏住呼吸,伸出指尖,祈祷被炙热的体温灼伤。“莫扎特?”什么也没有发生。恐惧席卷而来,像夏日的风暴。“这仅仅是个愚蠢的幻觉,是不是?”
“我的大师……”
“你死了。”无谓的伪装使他疲惫不堪,而今他只想将它们狠狠地摔在地上,踏得粉碎。
莫扎特停下来,目光落在对方颤抖的肩头。“不。看着我,亲爱的安东尼奥,我就在这儿啊。”
安东尼奥?萨列里眨了眨眼。从未有人如此亲昵地称呼过他。事实上,他早就腻味了那些自诩高贵的富人嘴里飘出的阿谀奉承。“萨列里大师,”他们这样争先恐后地说着,戴着虚假的微笑,“您的音乐真可谓天籁之音。”放屁。莫扎特与他们截然不同。“噢,亲爱的大师,”他那样全然不顾地喊着,“错过您的任何一场演出,我可会悔恨一辈子的啊!”
萨列里皱起眉,脑袋晕乎乎的。
我是多么愚蠢,多么麻木!我曾经拥有世界上最璀璨的星星,却亲手毁掉了他。我看着那颗星辰陨落,燃烧,化作灰烬,却无动于衷。
如果我能够早些预测故事的结局。
如果再赋予我一次决定的机会。

一曲终了,帷幕落下。
《后宫诱逃》轰动了维也纳。毋庸置疑。
萨列里沉默地站在剧院的一角,透过层层叠叠的人群,他看见那个年轻的金发音乐家。
沃夫冈·莫扎特。
如果我能够早些预测故事的结局。
如果再赋予我一次决定的机会。
“晚上好。”萨列里走上前去,“想必您就是莫扎特吧。”
对方看上去有些摸不着头脑。他愣了一下,露出一个巨大的笑容。“是啊。您是……”
“安东尼奥·萨列里。”他点头示意,“遇见您是我的荣幸。”
“安东尼奥·萨列里?真的吗?”音乐家忽然惊叫起来,丝毫没有顾及任何礼仪规矩,“噢,萨列里先生!对于您的大名,我早有耳闻。我常常念叨,您是维也纳最好的乐师。”
萨列里的目光柔和下来。莫扎特没有一丝一毫得改变,他的眼睛依旧亮晶晶的,犹如柔软的夜幕中闪耀的星晨。他深吸一口气,下定决心。“我很欣赏您的作品,莫扎特。如果您需要任何,任何的帮助,请不要迟疑,尽管告诉我。”音乐家瞪大了双眼,“噢。我猜……”一抹红晕不受控制地爬上他的脸颊,“谢谢?”萨列里笑起来。终于,心中什么坚硬的东西,打破,粉碎,荡然无存。
我将改变一切。

萨列里注视着年轻的音乐家。
在金色的阳光下,他深色的眼眸中闪烁着从未有过得,那么绚烂的光芒。
“不,看着我,亲爱的安东尼奥,我就在这儿啊。”
那个人凑得很近,甚至有些太近了。萨列里感受到对方湿热的呼吸,重重地喷在自己嘴边。
接着他吻了上来。
预测之外。
这是一个漫长而轻柔的吻,仿佛落叶对于大地的轻抚。没有肉欲的纠缠,有的仅仅是两具灵魂的惺惺相惜。
“您还记得我那天说了什么吗?”
“你说你想再看一次萨尔茨堡的星星。”
“不。我说我爱您。”
萨列里忽然停了下来。他感到脑子里一片空白。
“你没有。”
“那么我一定是忘掉了。”
莫扎特笑起来,像阳光下颤动的向日葵。
时光仿佛回溯,回到一切开始的地方。

人不是神,他永远不能预测未来会发生什么。
不过,假使我早早地预料到了故事的结束,我可能永远不会遇见那个金色头发的音乐家,我可能永远不会遇见沃夫冈·莫扎特。
鬼知道呢。
也许,这就是所谓生活。

@CurryRR

【摇滚莫扎特】【莫萨】ONCE UPON A TIME#1


☆汪扎特/作家萨【???】
☆脑洞清奇系列
☆角色死亡预警
☆OOC高亮

ALL SORROWS CAN BE GONE IF YOU PUT THEM IN A STORY.

###CHAPTER 1
萨列里坐在吱呀作响的沙发上,一个愚蠢的念头蹦入脑海。
假使狗会说话,那该多么有趣啊。
他盯着金毛猎犬在阳光下闪闪发光的背影。在他的脑袋里,这个惹人发笑的想法执意落地生根了。
接着他决定实施这个天马行空的小实验。
“嘿,沃夫冈。”
金毛猎犬扭过头。
嘿,我亲爱的安东尼奥,您找我有什么事吗?
萨列里露出一个微笑。
“过来。”他说。
您这儿最好有什么美味的玩意儿。等等——干奶酪?天哪,亲爱的安东尼奥,您真是懂我。
它站起来,甩着蓬松的尾巴凑上前,三口两口吞掉了甜点,接着用湿漉漉的鼻子碰了碰萨列里伸出的指尖。
沃夫冈贴着萨列里坐下,将下巴搁在他的大腿上,用可怜巴巴的眼神看向他手中的鸡肉卷。
那是什么?安东尼奥,您手里还藏着什么好东西?
“不行,沃夫冈。这是我的午餐。”这回萨列里坚决拒绝,“你不能吃。”
萨列里读懂了金毛猎犬的想法。沃夫冈很失望——这不是什么魔法能力。那也太扯了。萨列里看见对方大大的金色尾巴耷拉下来。仅此而已。
为什么我总是有那么多不能吃的玩意儿?
它的眼睛这样说着。
狗生苦短!安东尼奥,至少不能给我亲爱的肚子留下什么遗憾。
萨列里有些动摇。然而,内心一个声音大声地叱责他:天哪,安东尼奥,不要忘掉,你才是主导的那个人。西泽·米兰【注】是怎么说的来着?“狗需要纪律,必须让它们明白人是掌权者。”
“看在你的健康的份上,沃夫冈,不行。”
沃夫冈显然无视了他的回应。
您要是不给我吃,我就会一直盯着您。
上帝。救救我吧。
萨列里被这个眼神弄得有些发虚。
“好吧,好吧,你赢了。”他最终妥协,挑出一块沾着最少的沙拉酱的鸡肉。
萨列里发誓他看见沃夫冈把该死的口水流在自己的西装裤子上了。

✔注:西泽·米兰。训犬师。
—————————————————
萨列里打开电脑,面对刺眼的屏幕,呆呆地坐在黑暗里。
几天来,编辑部的催稿电话一个接一个打来,弄得他寝食难安。
他几乎用尽了全部的力气,才忍住没有对那些惹人讨厌的蠢货破口大骂。
亲爱的缪斯他妈的难道会因此幸临吗?
他扭过头,忽然不经意地看见沃夫冈。
后者正蜷缩在那只Petmate【注】的迷彩色枕头狗窝中呼呼大睡,将鼻尖埋在毛茸茸的大尾巴里。
萨列里忽然想到了那个愚蠢的念头。
我可以写沃夫冈啊。
他咬住下唇,悄悄地盯着金毛猎犬,认真思考了一会儿。
是啊。会说话的狗。
不,不对。甚至可以比这更无厘头。
——沃夫冈变成了一个人类。
这样的话,他一定会是世界上最烦人的家伙。
萨列里挑眉,颇为自嘲地扯了扯嘴角。
安东尼奥,你简直疯了。
“沃夫冈……沃夫冈!”
金毛猎犬微微动了动,过了很久,它才慢吞吞地舒展四肢,恋恋不舍地离开那个软绵绵的安乐窝。
安东尼奥,大晚上的叫我有什么事吗?如果没有美妙的食物,恐怕我要告辞回去睡觉啦。
它眯着眼睛,露出尚未睡醒的迷茫神情。
萨列里差点笑起来。
接着他把这个笑容硬生生地憋了回去,以至于变味成了一个颇为扭曲的古怪表情。
“沃夫冈,我们来聊聊。”
聊聊?您不觉得不是时候吗?
“你愿意做我的主人公吗?”
沃夫冈疑惑地盯着他,显然没有听懂。
“天哪,我换一种说法。”萨列里耸耸肩,“你愿意出现在我的小说里吗?”
噢,这听上去是多么有趣啊——当然。为什么不呢?
萨列里思索着一个故事,一个囊括欢笑与眼泪,快乐与痛苦,光明与黑暗,真理与谬误的宏大的故事。
有时候,他觉得他对自己太过严苛了——难道不是吗?这种故事显然不是给一个名不见经传的落魄作家写的。
沃夫冈走过来,用鼻子亲昵地拂过萨列里垂在那儿的手。
我的大师,无论别人怎么说——我永远相信您。永远。
它默默地趴下,调整了一个舒适的姿势,将下巴搁在前爪上,大约有些困倦,不久便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萨列里长叹一口气,迟疑地伸手,轻柔地挠了挠金毛猎犬的耳后,随后伏身,在后者柔软的脖颈间印下一吻。
“晚安,沃夫冈。”

✔注:Petmate。美国宠物用品品牌。
—————————————————
每天的例行遛弯结束后,萨列里瘫倒在那张旧沙发上。后者痛苦地呻吟了两声,停止摇晃。
沃夫冈急不可耐地奔去厨房外的水盆那儿喝水,又飞速离开,水珠沿着它的下巴滴下来,甩得到处都是。
接着,金毛猎犬一阵风似得冲过来,跳上沙发,挨着作家先生重重地坐下。
“喂,沃夫冈,注意你的爪子——你踩到我了!”萨列里收起胳膊,狠狠地瞪了对方一眼。
他俩以这种古怪的姿势坐了一会儿。
“往边上去一点。”
亲爱的安东尼奥,是您太肥了吧?
沃夫冈看着他,无动于衷。
萨列里无奈地叹了一口气,从一旁抓来手提电脑,打开,试图构作他的故事。
—————————————————
【很久很久以前,一座冰封的雪山上,住着一个古怪的女巫。
没有人喜欢她。“噢,看哪,女巫来了!”人们这样嚷嚷着,避而远之。
有一天,大雪纷飞,一个绝望的母亲敲响了她的门。
女巫赶忙将又冷又饿的母亲搀进屋里。
“亲爱的女巫,请您救救我与我未出世的儿子吧!”母亲用颤抖的声音哀求道。
女巫竭尽全力,试图完成她的心愿。然而,不幸的是,母亲由于难产去世,留下一个可怜的男孩。
这个男孩拥有一颗冰冻的心脏。
女巫大为惊讶,为他换上了一颗独一无二的机械心,方才挽回他的性命。
“亲爱的孩子,”女巫说,“有一件事,你必须谨记在心——永远,永远,不要让感情左右你的心灵。若坠入爱河,你的心脏将失灵,而你也将死去。”】
—————————————————
萨列里皱起眉。
“沃夫冈,你喜欢这个开头吗?”
金毛猎犬傻傻地盯着他,一言不发。
“那么我就默认'是'了。”萨列里耸耸肩,沉默一会儿,“你觉得我们可爱的主人公应该叫什么?雅克(Jacques)?埃里克(Eric)?伊夫(Yves)?”
这些名字可真是愚蠢。萨列里想。他不是一个善于起名的家伙。看一眼他的狗荒谬的名字,你便能确信——这事儿多么不容置疑。
金毛猎犬依旧一声不吭地看着他。
“沃夫冈?”
他看见对方用力地甩了甩毛茸茸的金色大尾巴。
“真的吗?”萨列里没有发觉一个笑容在自己嘴边悄悄蔓延开来。“这真是一个好主意——至少,我不用绞尽脑汁,为该死的男主角起个独特的名字。”他颇为自嘲地咕哝道。
“来吧,沃夫冈,我们的冒险开始了。”

————————tbc—————————
▼▼▼接下去是唠叨时间
✔卡上了520!!!各位520快乐!!!笔芯😘
✔脑洞来源:自家蠢狗的日常 and 机械心☜这部法国黑色童话动画超好看超好看超好看~(试图投喂安利
✔下周一就得滚去学农啦Q_Q世界再见(ಥ_ಥ)不知道下次什么时候更了。。怎么说。。有人看的话再往下写吧。。这个人懒癌犯了Q_Q
✔大概之后就是故事套故事的走向了【???】估计会虐。。吧。。不剧透←_←好久没写过刀子了管他呢
✔感觉我真的好高产红红火火恍恍惚惚☜只是质量堪忧吗拍飞
@CurryRR
 

【MERLIN】【亚梅】地铁中的乐手

☆一个超级超级超级短小的520贺文
☆甜饼 甜饼 甜饼
☆现代au
☆脑洞来源语文阅读分析←_←拍飞自己

520快乐!!!给大家疯狂比心❤💜💛💚💙

▼▼▼

Authur抓起包,下了地铁。
脱离推搡的人群,清新的空气霎时将他包裹起来,冲进他的胸腔。谢天谢地。他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气。
接着,他匆匆垂下脑袋,穿过地下人行道。
这个长长的通道经常挤满了乐手和歌手。Authur不喜欢这些捣鼓着吉他,萨克斯,口琴,或是什么其他乐器,放声高歌的家伙。一想到接下去自己得乏味的在办公室中腰酸背痛地坐上九个小时,他便闷闷不乐,而这些该死的音乐只会让他的思绪更加混乱不堪。
通过一个低矮的通道时,一个男孩青涩的声音夹杂着吉他跳跃的音符钻入他的耳朵。

【If I only had one match left 如果我只剩下一根火柴
Would I try to light a fire under you? 我会尝试点燃你我的爱情之火吗?
If I could only say one thing 如果我只能说一件事
Would it be what I’ve been wanting to? 那会是我一直以来所向往的吗?】

这个歌手一定很年轻,他的唱功算不上出彩,然而却拥有纯净的嗓音,像沾着露水的柔软花瓣。有那么一瞬间,Authur感到心脏颤抖了一下,遗漏一拍。他犹豫地扭头,放缓脚步。
这个家伙瘦瘦的,衣服松松垮垮地挂在身上。他搬了个小凳子,坐在上面,怀里抱着一把与体格不相称的大大的吉他,面前反扣着一只帽子,里面零零落落地躺着几枚英镑。
Authur的目光滑到对方的脸上,无药可救地发觉自己率先注意到了那双浅色眼睛。灯光下,那双眼睛呈现出近乎透明的颜色,跳跃着星辰一样的微光,又洋溢着一种若有若无的忧郁。
他至少是一个长得漂亮的家伙。
Authur下结论,迟疑地停下来。
将这首歌听完吧——不会有什么大碍。

【If we only spoke with our minds 如果我们都只暗藏着内心
I would never look you in the eye 我将永远不会为你所倾倒
’Cause I think I might’ve heard some things 我只是觉也许早就耳闻了一些事情
You told me even if you didn’t try 即使你告诉我你从未努力过
All the thoughts that we’ve been pondering 所有那些我们一直疑虑的思绪
I think that they’d add up to be enough 我确信它们加起来会达到临界点的】

年轻的歌手忽然停下来,抬起头,脸上带着惊诧与疑惑。
Authur的眼神冷不丁与对方相撞,该死的红色忽然在他的脸上蔓延开来。
“你一直在看着我唱歌吗?”歌手小声询问。
“噢,噢——不好意思。”Authur赶忙弹开目光,“你唱得很不错。”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从来没有人这么说过——你是第一个。”他看上去有些着急,“谢谢。”
Authur有些控制不住心跳了。他一时晕乎乎的,胸腔里仿佛有一只活蹦乱跳的兔子。
“我是Merlin。Merlin·Emrys。很高兴遇见你。”歌手小心翼翼地将吉他放在一旁,站起身。
“你好啊,Merlin,Merlin·Emrys。我是Authur。和那个国王一样。简直蠢到家了。”Authur笑着说。他看上去大约有些傻里傻气的,将对方噗嗤一声逗乐了。
“有没有人告诉过你,你笑起来超好看。”Authur决定豁出去。
Merlin瞪大眼睛,看了他一会儿。
“真的吗?”
Authur发誓自己看到一个羞涩的神情从那张漂亮的脸上掠过。
“我从不说谎。”
Merlin脸红了。
“谢谢。”他低着脑袋说,用脚尖在地上画圈。
二者沉默了一会儿。
忽然,年轻歌手的眼睛亮了起来,从身旁抓起一支圆珠笔,在一张皱巴巴的纸上飞速写了什么,将它叠好,迅速塞给对方。“等会儿再打开吧。”他低声补充道。
一丝窃喜从心头跃过。Authur恍惚觉得世界鲜艳了起来。
“下回见。”他露出一个金灿灿的笑容,与对方告辞。
离开那儿后,Authur急不可耐地展开那张纸条。他感觉自己全身都在发抖。

【If I only had one match left 如果我只剩下唯一一根火柴
I would try to light the fire between us 我将依旧尝试点燃你我的之间的爱火】

END

✔BGM  One Match ~ Sarah Harmer

@CurryRR

【摇滚莫扎特】【莫萨】【甜饼???】THE TIME TRAVELLER

于是就这么仓促地写完了

本来这一章想开个小车的

结果

开到一半熄火了

(๑• . •๑)

反正继续傻白甜下去喽

哪天心情好可能会尝试把车开完

CHAPTER 1

CHAPTER 2

CHAPTER 3

又是一个晴朗的初夏傍晚。
萨列里沿着纵横交错的街道,漫无目的地闲逛。
“……安东尼奥?”
萨列里认得这个声音。他永远不会忘掉。
沃夫冈·阿玛德·莫扎特。
同样,他永远,永远不会承认内心闪过的窃喜。
回过头。
莫扎特站在五步开外的地方。风把他金色的头发吹得乱糟糟的,一丝刘海斜斜地贴在汗湿的脑门上。
他大约十七八岁的模样,浑身上下跳跃着莫扎特式的活力。
“噢,我就知道,您会回来的!”一个闪闪发光的笑容在他的脸上荡漾开来,“好久不见。亲爱的安东尼奥。我都有那么一丝想您啦。”
典型的沃夫冈·莫扎特。拖着甜腻的上扬的尾音。
萨列里思考了一会儿,最终低声咕哝着回答,“……我也一样。”
“您是在说,您也很想念我吗?”莫扎特嬉皮笑脸地蹦过来。
他靠得太近了。
萨列里感到很难受。一种喘不上气来的难受。
他急匆匆地扭过头,避开对方炙热的眼神。
“我最最亲爱的安东尼奥,”莫扎特总喜欢在自己的名字前塞上一大堆奇奇怪怪的前缀。萨列里不喜欢这样。他忽然有那么一丝怀念那个懵懵懂懂的小沃夫冈了——也许。
在他反应过来之前,这小子忽然扑过来,两只胳膊紧紧地搂住自己的脖子。萨列里不喜欢这个拥抱,一点也不。他感觉自己的脸颊烫得快烧起来了。真是尴尬。“既然您都来了,”莫扎特快活地提议道,湿热的呼吸喷在萨列里的脖颈上。“陪我去看场电影吧。”
这听上去是一个颇为合理的请求。
“……好吧。”萨列里低声回应,挣扎着逃出对方的怀抱。“别再像只八爪鱼一样黏在我身上了,沃夫冈。你又不是一个傻乎乎的小孩子。”他环顾四周,看到几个路人用奇异的眼神盯着他俩。
天哪。上帝,请救救我吧。
—————————————————
这是一部愚蠢至极的电影。
萨列里心不在焉地坐在那儿,用眼角的余光瞅见身旁捧着爆米花的莫扎特。后者似乎很入迷,一动不动地盯着银屏。
“沃夫冈,”他迟疑了一下,最终选择无视一切该死的规矩,“你不觉得这部电影很无聊吗。”
陈述句。
莫扎特显然没有听见他的抱怨。
不出所料。
萨列里无奈地将自己埋回座椅中。
我还是睡一觉吧。
—————————————————
萨列里似乎很久没有经历过如此疯狂的夜晚了。
离开电影院后,莫扎特忽然拽住他。
“亲爱的安东尼奥,”他说,路灯静默地立在那里,洒下昏黄的微光,“夜晚还很长呢。别告诉我您又一次打算离开。”
接着,这个难缠的小子将对方扯进一间酒吧。
一间吵闹的,弥漫着廉价烈酒味的,灯光五彩而眩目的,酒吧。
—————————————————
他手中姜黄色的啤酒在灯光下反射微光。
萨列里扭过头,下意识地避开对方炙热的眼神。他不喜欢这个眼神。这让他喘不过气来,近乎窒息。
“安东尼奥,”莫扎特开口,极难得地收敛了平日里颇为轻佻的语调。
萨列里皱起眉。这令他不知所措。
“……有时候,我会坐在那儿,想着您是否不会再回来了。”
沉默。
“安东尼奥——请告诉我您永远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对我。”
萨列里试探性地抬起头,接着触电般地弹开目光。莫扎特漂亮的眼睛中闪烁着微光,像柔软的夜空中闪耀的星星。一定是该死的酒精在作祟。他感到晕乎乎的。
音响中大声地播放着六十年代的摇滚乐。

【When you move in right up close to me
That's when I get the chills all over me
Quivers down my backbone
I got the shakes in my thigh bone
I got the shivers in my knee bone
Shakin' all over】

他恍惚看见那个金色头发的男孩。男孩靠得很近,甚至有些太近了。萨列里可以清楚地嗅到他身上温暖的气息。这是莫扎特的气息,如阳光一般灿烂。“……安东尼奥,请您留下吧,安东尼奥。”他说着,随后将双唇轻柔地贴上自己的脸颊。
安东尼奥,你到底在想什么。
停。下。
萨列里咬住下唇,试图将这一切从脑海中抛开。

【Just the way you say goodnight to me
Brings the feelin' on inside of me
Quivers down my backbone
I got the shakes in my thigh bone
I got the shivers in my knee bone
Shakin' all over】

“我……不会的。”
“发誓?”
“发誓。”
莫扎特的目光柔软下来。他注视了对方一会儿,一言不发。
“谢谢您,安东尼奥。”
然后他缓缓地凑了上来,将唇压上对方滚烫的脸颊。
温暖的气味夹杂着啤酒的清香,霎时充斥萨列里的胸腔。
他的唇柔软而湿润,像凝结着晶莹露珠的玫瑰花瓣。
萨列里闭上眼。
绚烂的金色阳光将他整个包裹起来。
Je t'aime.Antonio.”

END

✔BGM:  Shakin' All Over --- Johnny Kidd & The Pirates

@CurryRR

【神秘博士】【剪辑】【12/CLARA】HUMAN

点我点我♡

之前瞎摸剪的视频~

反正手残~

那。。就当自娱自乐吧~

(○` 3′○)

【瑟莱】irresistible

◎非父子人设
◎黑化
◎OOC高亮预警

无聊的时候就应该开会儿车

哼(ˉ(∞)ˉ)唧

半成品

至于什么时候填坑

我不知道

可能永远不会填了【啪叽拍飞自己

【摇滚莫扎特】【莫萨】【甜饼???】THE TIME TRAVELLER

大概是今天太浪。。

于是码完了chapter 2

=_=

我要继续和排列组合奋战了

各位晚安

CHAPTER 1点我点我


CHAPTER 2

萨列里在草丛中醒来。
金色的阳光懒洋洋地洒下,将世间一切景物镀上鲜亮的颜色。
这显然不是我计划的目的地。
又一次。
该死的时空操纵器。
他无奈地叹一口气,摇摇晃晃地站起来。
“您好,那里有人吗?”
身后传来稚嫩的声音。
回过头。十步开外,站着一个金色头发的小男孩。看见一身泥土与树叶的萨列里,他肉嘟嘟的脸上浮现出一个惊异的表情。
“您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天使吗?”男孩站在那里,迟疑了一会儿,忽然问道。
什么?
萨列里皱起眉。“我?”
天使?……天使只是大人捏造的用来哄骗小孩子的愚蠢故事。不存在什么该死的天使。
他深吸一口气,将这些话硬生生地咽了回去。
“是……是啊。”
男孩眼睛里的疑虑刹那消失得无影无踪。他笑起来。“真的吗?您真的是天使?”
萨列里认识这个笑容。这个金灿灿的,闪闪发光的笑容。
沃夫冈.阿玛德.莫扎特。
见鬼。
“我是沃夫冈,很高兴遇见您。”男孩连蹦带跳地上前,拖着快活的尾音,瞪大眼睛,打量了一会儿颇为狼狈的时空旅行者。
“您有魔法么,天使先生?”小莫扎特歪着脑袋,急匆匆地询问。
天哪。这真是太疯狂了。
我没有魔法,也不是天使!莫扎特真是个难缠的家伙。萨列里无奈地想。他努力压制内心的怒气,扯出一个勉强的微笑。“没有。”
“噢。”莫扎特垂下脑袋,似乎有些失落。“天使先生,既然没有魔法,您是如何突然冒出来的?”
“我有这个,”萨列里冷冷地回答,伸出手,展示自己的时空操纵器,“这不是魔法,沃夫冈,这是科学。”
莫扎特显然没有理解。
“您为什么会躺在草丛里?”
“我不知道。”
“天使先生……”
“安东尼奥·萨列里——我的名字。安东尼奥·萨列里。”
莫扎特愣了一下。也许由于萨列里不耐烦的语调。
“……萨列里先生,”他再次开口,声音软软的,添了一分谨慎,“您要喝点什么吗?”
这实在是出乎意料。
萨列里挑眉,盯了他一会儿,“……噢,”他清了清喉咙,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容,收敛先前的怒火。“一杯茶就好,不加奶,两勺糖。不胜感激。”
—————————————————
“萨列里先生,您是从哪儿来的?”莫扎特埋身于柔软的沙发中,瞪大眼睛问道。
“未来。”
“未来?这可真是太酷了!”莫扎特漂亮的眼睛中绽放出兴奋的光彩。“萨列里先生,未来是什么样的?”
“未来吗?”
萨列里恍惚看见了那个顶着乱蓬蓬的金发,拥有阳光一般灿烂笑容的少年。
“未来……很好。”
那一刹那,他似乎听见胸腔内什么坚硬的东西破碎的声音。
“……无论如何——我喜欢你做的茶。真的很棒。”他扯了扯嘴角,试图掩饰自己发烫的脸颊。
莫扎特又一次欢快地笑起来,夹杂着一丝俏皮的骄傲。
“谢谢您,萨列里先生。”
—————————————————
小莫扎特执意要求萨列里为他讲一个睡前故事。
上帝,请救救我吧。
“我不会讲故事。”萨列里坦白道。
莫扎特显然无视了他的回应。
“我就要一个故事,萨列里先生,一个就好嘛。”
“……一个故事?”萨列里皱起眉,最终放弃抵抗。他思索了一会儿,“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黑暗中,萨列里看见男孩的眼睛亮晶晶的,像夜空中的星星。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很小很小的星球,星球上住着一个王子。王子厌倦了他的星球上的一切,于是他打算离开。可惜的是,他的魔法腕带坏了。因此每次醒来,他都会发觉自己处在一个全然陌生的地方……”
“这么说来,他完全没办法决定自己会去哪儿吗?”莫扎特撑着脑袋,问道。
“是的。我知道这很……”
“棒。”莫扎特迅速打断,“萨列里先生,您不觉得这是世界上最酷的事情了吗?”
萨列里一时语塞。“也许吧。”他收回目光,试着避开对方的眼神。
他不喜欢目光接触。亦或是各种意义上的接触。这让他感到不自在。一种喘不上气来的不自在。
或者,也许……仅仅当他与沃夫冈·莫扎特在一起时才会如此?
他飞快地将这种念想从脑海中扼杀。
停下。
“……有一天,王子醒来,遇见一颗从天上落下来的星星。‘亲爱的王子,’那颗星星说,‘您为什么看上去如此悲伤?’王子回答:‘我的腕带坏了。我厌倦了这样的旅行。’星星感到十分奇怪:‘亲爱的王子,’他说,‘您难道不觉得,这才是旅行的真谛吗?有目的地的旅行,那是多么无趣的事情啊!’”
萨列里忽然停下来,抬起头。
莫扎特早已埋在被窝中,蜷着身子睡着了。像一只毛茸茸的小猫。
这小子……有时候,还真的挺可爱的。
萨列里露出一个释然的微笑,迟疑了一下,随后试探性地伸手,轻轻揉了揉对方柔软的金发。
“晚安,沃夫冈。”

tbc

@CurryRR

【摇滚莫扎特】【莫萨】【甜饼???】THE TIME TRAVELLER

✔时空旅行&现代【???】AU
✔傻白甜 傻白甜 傻白甜
✔OOC
✔逻辑?没逻辑
✔文笔……别想了不存在的(ಥ_ಥ)


是的这是一个超狗血的脑洞⊙﹏⊙

先瞎摸码这么多吧,自娱自乐~

至于什么时候更新。。

不要问我我不知道=_=

高中狗哭晕在厕所







CHAPTER 1
萨列里意识到自己又一次出现在错误的时间与地点。
他从雪地中踉跄起身,沿着巷子向外走,明亮的闪烁的霓虹灯,以及被五颜六色的灯光照亮的街区忽然映入眼帘。
谢天谢地。虽说时空操纵器显然又出了差错,至少,这一回,世界看上去静谧而美好。
接着……
阿嚏!
萨列里揉了揉鼻子。
要说这个世界有什么缺点,大约,唯一的不足,就是这该死的刺骨的天气。
他裹紧外套,飞快地穿过马路。
夜晚空旷而寂静。大雪悄悄地下着。街角处的教堂默默地站在那儿,金色的光芒透过巨大的彩色落地玻璃窗洒下,为厚厚的雪地抹上一层颇为温暖的颜色。
萨列里决定找一个暖和的地方小住一晚。他独自排演了两遍可能用到的对话,努力让自己听上去真诚且富有说服力,略微迟疑,最终敲开眼前陌生的门。
一个瘦瘦的少年探出脑袋。他看上去大约十五岁的模样,顶着一头乱糟糟的金发,一双深色的眼睛中绽放着跳跃的光彩。
“不好意思打扰您了,我在想……”
“安东尼奥……?”
萨列里惊诧地盯着他。“您说什么?”
“安东尼奥!”少年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您果真来了。我就知道您会回来!请进,安东尼奥,您这样会着凉的。”
萨列里皱起眉,上下打量眼前的陌生人,“……我以前见过您吗?”
“安东尼奥,您不认识我了吗?”少年脸上浮现出一个近乎夸张的失落神色。“沃夫冈·阿玛德·莫扎特?”
萨列里摇摇头。
这可真是奇怪。
“……好吧。”少年像一只泄气的皮球般叹了一口气。“无论如何……请您进来吧,这可不是什么适合散步的天气。”
—————————————————
莫扎特在厨房捣鼓了一会儿,端出两杯热气腾腾的红茶。
“谢谢您,莫扎特先生。”萨列里礼节性地报以微笑。
“请叫我沃夫冈吧。”
对方炙热的目光直勾勾地落在自己身上。
他低头抿了一口手中的饮料。
萨列里一直坚信,自己有着极其挑剔的味蕾。话虽如此,此刻,他仍然忍不住赞叹莫扎特在煮茶方面的手艺。
“您觉得如何?”
“还行……嗯,事实上,很不错。”
“不加奶,两勺糖。”莫扎特颇为自负地咕哝。
“抱歉?”
“不加奶,两勺糖。您偏爱的口味啊。”少年停下来,一改原先欢悦的语调,“安东尼奥,您真的不记得我了么?”
萨列里避开对方滚烫的目光。“我不知道您在说什么。”
“……您是一个时空旅行者,对吗?”莫扎特忽然大声嚷嚷,打破了良久的沉默。他的眼睛刹时亮了起来,闪烁着跃动的流光。“这样都说得通啦。”
萨列里抬起头。
“您,现在的您,没有遇见过我,因为我的过去代表着您的未来。对于您来说,一切还没有发生过呢。”莫扎特像个收到心仪的圣诞礼物的孩子一般激动得颤抖。
我是个天才,是么,安东尼奥?
他的眼睛这样说着。
的确。
你是个该死的天才。
萨列里深吸一口气,“我想是的。”他看了一眼手腕上的时空操纵器,那玩意儿闪着红色的光。红色意味着麻烦。他思索了一会儿,试图让自己听上去不那么尴尬,“……如果您不介意的话,我恐怕得在这儿小住一会儿。我必须修好我的腕带。”
“亲爱的安东尼奥,”莫扎特开玩笑道,拖着长长的俏皮的尾音,“难道您觉得我会在这样的天气里赶您走吗?”他蹦起来,“感谢上帝吧,我们仍有一只多余的沙发。”
—————————————————
“安东尼奥!安东尼奥!安东尼奥!”
萨列里极不情愿地睁开眼。
“早安,安东尼奥。”莫扎特露出一个灿烂的硕大笑容。
“怎么了?”萨列里将脑袋埋回枕头中,闷闷地问。
“今天是周六。而且,雪停了。安东尼奥,别告诉我您不打算出门好好庆祝一下。”
接着,他恋恋不舍地告别了柔软的沙发,被莫扎特连拖带拽地撵出门。
—————————————————
街道两旁的商铺终于恢复营业。
“冰激凌?”
莫扎特坚持挽着对方的胳膊,提议道。这样黏腻的举动显然惹来了路人奇异的目光。对此,莫扎特显然不屑一顾。
“嗯……”
“我喜欢覆盆子口味的,”莫扎特飞快地打断,“安东尼奥?”
“我不感兴趣,谢谢您的好意。”萨列里思考了一下,将这句话囫囵吞了回去。“……一样吧。谢谢。”他飞快地改口。
于是,该死的莫扎特只买了唯一一份冰激凌。
这是不是一个早有预谋的计划?
萨列里恨不得打个地洞钻进去。
他眼睁睁地看着莫扎特舔了舔手里的甜品,随即送到自己嘴边。
管他呢。
萨列里闭上眼,毅然决然地凑上去,舔了一口,颇有一种大义凛然的感觉。
莫扎特被他惹得笑起来,像阳光下颤动的金色向日葵。
这小子……竟然有那么一丝可爱。
萨列里扭过头,匆忙掩饰自己的失态。
该死。
他感觉脸颊烫得快烧起来了。
—————————————————
萨列里修好了他的时空操纵器。
至少他是这样以为的。
向莫扎特告别时,对方摆出一个颇为夸张的失落神情。
“又来了。”他低声咕哝,“您又一次即将离开我了。”
沉默。
莫扎特忽然开口,“我们还会遇见的吧,亲爱的安东尼奥?”
他听上去就像在竭力说服自己。
萨列里皱起眉,迟疑地点头。
眼前挥手告别的少年逐渐模糊,眩目的白光吞噬了他。
萨列里闭上眼。
再见,金色头发的男孩。

tbc


@CurryR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