摇滚土拨鼠

沉迷德奥西区宽街毛子音乐剧/horrible histories/gravity falls/inside no9等坑。高三咸鱼。

看着自己的便签忽然脑洞摸鱼()

深夜摸鱼...
祝自己明天考试好运.jpg
hhhh

卧槽卧槽我想安利这只少爷!!!
p3别点,是cp脑,灵魂画风。(我手残好吧...尽力了)

胡乱摸鱼
我觉得我进步很多了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

我真的尽力了

私心加了基佬紫的气球和背景

不要打我

@CurryRR  @orangekathy

几乎没有一丝风
阳光也不毒辣
可我已被灼伤
我的头发里布满盐粒
我也能闻到金枪鱼和橙汁的味道

【摇滚莫扎特】【莫萨】上海卷🌟预测

迟到的高考作文
怎么说。。一不小心爆了字数
文笔依旧渣的不行,偏题得一塌糊涂【摊手
好吧个人觉得是HE了真的
🌟🌟🌟

#魔都高考作文题# 预测

人不是神,他永远无法预测未来会发生些什么。

安东尼奥·萨列里独自坐在酒馆一角,远远地避开喧嚣嘈杂的人群。他低头看向自己的威士忌,麦芽色的液体在昏暗的烛光下折射出漂亮的微光。
我们亲爱的宫廷乐师显然不是什么粗俗的酒鬼,事实上,这位面容严肃,着装一丝不苟的先生从不涉足如此场所。这是下流人才会厮混的地方。萨列里想着。
然而,几经思索,他终于咬牙走了进来。
鬼知道为什么。也许由于浓郁的夜色,亦或清爽的晚风……或者,一切的一切,也许,仅仅因为该死的沃夫冈·莫扎特。
沃夫冈·莫扎特。萨列里微微启唇,感受它滑过舌尖的味道。

《后宫诱逃》犹如一记响雷,使全维也纳为之震惊。公演后的宴会,人声鼎沸,萨列里正欲悄悄离场,一个陌生的家伙却忽然冒出来,横在他面前。
预测之外。
年轻人前额的刘海乱糟糟的,横七竖八地贴在汗湿的脑门上,想必是费劲力气,才穿过推搡的人群,及时赶来。“想必您就是萨列里先生吧!”他慌忙开口,上气不接下气地,将一枝沾满露珠的玫瑰塞在对方怀中。甜腻的花香弥散开来,钻进萨列里的鼻腔。他微微皱眉,迟疑地颔首。“噢,我就知道!对于您的大名,我早有耳闻。萨列里先生,我甚至自诩为您的忠实粉丝呢。”金发小子用亮晶晶的目光盯着他,像夜空中闪烁的星星。“是吗?”这个家伙的语气是如此得真实诚恳——真是奇怪。他要么是个傻蛋,要么是个乳臭未乾的毛头小鬼。萨列里想着,险些大笑起来。他近乎耗尽了全身的力气,才没有放任自己表现失态,“谢谢您。”“您是个有趣的人。”年轻人噗嗤出声,像阳光下颤动的向日葵,“沃夫冈·莫扎特。见到您是我的荣幸。”沃夫冈·莫扎特?萨列里感到心脏漏跳一拍。对于这个名字,他可谓再熟悉不过——《后宫诱逃》的作曲者,庆功宴的主人公,那个天赋迥异,超乎常人,而又狂妄自大,不可一世的莫扎特。“萨列里大师,您喜欢我的作品吗?”莫扎特忽然开口询问。这是个愚蠢而冒昧的问题。萨列里皱眉,盯了对方一会儿,捕捉到年轻人语调下藏掖着的兴奋与骄傲。您的音乐行云流水,充斥着真情与活力,它不是凡间的音符,而是天籁之音。因此,我的答案,是的,我真的,真的,很欣赏您的作品。而您,莫扎特,您将撼动维也纳。萨列里的目光有些飘忽不定。他迟疑一会儿,将脑海中蹦出的千万句赞扬囫囵吞了回去。“只要您待在原地,我们之间便相安无事——谢谢您的好意。告辞了。”他看见对方眼中黯淡的星光。

他忽然有些喘不上气来,垂下脑袋,赶忙啜一口手中的威士忌。冰凉的液体沿着喉管下滑,徒留火辣辣的触感。

萨列里没有预测到故事会这样发展。
他站在维也纳的街道上。冬季的天空灰蒙蒙的,弥漫着令人窒息的压抑。他迟疑地敲开眼前低矮破败的屋子的门。一个姑娘出现在面前。想必这就是莫扎特常提到的那位康斯坦斯,房东家的女儿。
“她是个很棒的女孩,但是,萨列里,您知道的,很显然,我不会娶她。我是说,永远不会。”莫扎特总是说些不知所云的玩意,拖着标准的上扬尾音。
康斯坦斯看上去苍白疲惫。“他不想见任何人,您请回吧。”
“大师?”黑暗中传来熟悉的声音。
沃夫冈·莫扎特。萨列里的心忽然剧烈地收缩。烛火摇曳,跳动,挣扎,奄奄一息。
“萨列里先生,请您回去吧!”姑娘挡在门口,转为恳求的哀嚎,“他需要休息。”
“萨列里?”屋内传来床板吱呀的呻吟,跌跌撞撞的脚步,接着是虚弱的音乐家倒在地上的闷响。
“天哪,沃夫冈,你在干什么傻事!”年轻的女孩慌忙上前搀扶。
昏暗的烛光下,莫扎特显得近乎瘦骨嶙峋,金发胡乱地贴在汗湿的前额上。他一定是流了很久的泪,因为那双红肿的眼睛与脸颊上亮晶晶的痕迹。他沉默良久,哑着嗓子开口,“康斯坦斯,请……让我与这位先生单独谈一会儿。”
那个姑娘抽泣着离开。
“萨列里。”音乐家的声音带着破碎的哭腔。他踉跄几步,摔在对方怀中。萨列里的脑袋晕乎乎的,眼前颤抖着流泪的莫扎特使他无法思考。“如果这是我们最后的见面……”
“你会康复的。”
“不,萨列里。死神已经降临。我无法完成安魂曲了……我的安魂曲。”他哽咽着低语,“我想再看一次萨尔茨堡的星星。”
“别这么说。”
“萨列里,”他抬起脑袋,泪水顺着脸颊下滑。
萨列里感受到它滴落在指尖的冰冷彻骨。他看见音乐家的唇动了动,却欲言又止。
“……我的大师。谢谢您。”
“为了什么?”
“为了一切。”

萨列里永远不该喝那么多威士忌。他感觉脑袋酸胀难忍,胃像被人狠狠揍了一拳般翻江倒海,眼前的人影模糊又清晰,清晰又模糊。我大概要死在这儿了。他戏谑地想。

他恍惚看见一头乱蓬蓬金发的莫扎特,站在灿烂的阳光里。
“噢,萨列里先生,好久不见!”音乐家向自己招手,奋力地挥舞胳膊。
他屏住呼吸,伸出指尖,祈祷被炙热的体温灼伤。“莫扎特?”什么也没有发生。恐惧席卷而来,像夏日的风暴。“这仅仅是个愚蠢的幻觉,是不是?”
“我的大师……”
“你死了。”无谓的伪装使他疲惫不堪,而今他只想将它们狠狠地摔在地上,踏得粉碎。
莫扎特停下来,目光落在对方颤抖的肩头。“不。看着我,亲爱的安东尼奥,我就在这儿啊。”
安东尼奥?萨列里眨了眨眼。从未有人如此亲昵地称呼过他。事实上,他早就腻味了那些自诩高贵的富人嘴里飘出的阿谀奉承。“萨列里大师,”他们这样争先恐后地说着,戴着虚假的微笑,“您的音乐真可谓天籁之音。”放屁。莫扎特与他们截然不同。“噢,亲爱的大师,”他那样全然不顾地喊着,“错过您的任何一场演出,我可会悔恨一辈子的啊!”
萨列里皱起眉,脑袋晕乎乎的。
我是多么愚蠢,多么麻木!我曾经拥有世界上最璀璨的星星,却亲手毁掉了他。我看着那颗星辰陨落,燃烧,化作灰烬,却无动于衷。
如果我能够早些预测故事的结局。
如果再赋予我一次决定的机会。

一曲终了,帷幕落下。
《后宫诱逃》轰动了维也纳。毋庸置疑。
萨列里沉默地站在剧院的一角,透过层层叠叠的人群,他看见那个年轻的金发音乐家。
沃夫冈·莫扎特。
如果我能够早些预测故事的结局。
如果再赋予我一次决定的机会。
“晚上好。”萨列里走上前去,“想必您就是莫扎特吧。”
对方看上去有些摸不着头脑。他愣了一下,露出一个巨大的笑容。“是啊。您是……”
“安东尼奥·萨列里。”他点头示意,“遇见您是我的荣幸。”
“安东尼奥·萨列里?真的吗?”音乐家忽然惊叫起来,丝毫没有顾及任何礼仪规矩,“噢,萨列里先生!对于您的大名,我早有耳闻。我常常念叨,您是维也纳最好的乐师。”
萨列里的目光柔和下来。莫扎特没有一丝一毫得改变,他的眼睛依旧亮晶晶的,犹如柔软的夜幕中闪耀的星晨。他深吸一口气,下定决心。“我很欣赏您的作品,莫扎特。如果您需要任何,任何的帮助,请不要迟疑,尽管告诉我。”音乐家瞪大了双眼,“噢。我猜……”一抹红晕不受控制地爬上他的脸颊,“谢谢?”萨列里笑起来。终于,心中什么坚硬的东西,打破,粉碎,荡然无存。
我将改变一切。

萨列里注视着年轻的音乐家。
在金色的阳光下,他深色的眼眸中闪烁着从未有过得,那么绚烂的光芒。
“不,看着我,亲爱的安东尼奥,我就在这儿啊。”
那个人凑得很近,甚至有些太近了。萨列里感受到对方湿热的呼吸,重重地喷在自己嘴边。
接着他吻了上来。
预测之外。
这是一个漫长而轻柔的吻,仿佛落叶对于大地的轻抚。没有肉欲的纠缠,有的仅仅是两具灵魂的惺惺相惜。
“您还记得我那天说了什么吗?”
“你说你想再看一次萨尔茨堡的星星。”
“不。我说我爱您。”
萨列里忽然停了下来。他感到脑子里一片空白。
“你没有。”
“那么我一定是忘掉了。”
莫扎特笑起来,像阳光下颤动的向日葵。
时光仿佛回溯,回到一切开始的地方。

人不是神,他永远不能预测未来会发生什么。
不过,假使我早早地预料到了故事的结束,我可能永远不会遇见那个金色头发的音乐家,我可能永远不会遇见沃夫冈·莫扎特。
鬼知道呢。
也许,这就是所谓生活。

@CurryRR

【摇滚莫扎特】【莫萨】ONCE UPON A TIME#1


☆汪扎特/作家萨【???】
☆脑洞清奇系列
☆角色死亡预警
☆OOC高亮

ALL SORROWS CAN BE GONE IF YOU PUT THEM IN A STORY.

###CHAPTER 1
萨列里坐在吱呀作响的沙发上,一个愚蠢的念头蹦入脑海。
假使狗会说话,那该多么有趣啊。
他盯着金毛猎犬在阳光下闪闪发光的背影。在他的脑袋里,这个惹人发笑的想法执意落地生根了。
接着他决定实施这个天马行空的小实验。
“嘿,沃夫冈。”
金毛猎犬扭过头。
嘿,我亲爱的安东尼奥,您找我有什么事吗?
萨列里露出一个微笑。
“过来。”他说。
您这儿最好有什么美味的玩意儿。等等——干奶酪?天哪,亲爱的安东尼奥,您真是懂我。
它站起来,甩着蓬松的尾巴凑上前,三口两口吞掉了甜点,接着用湿漉漉的鼻子碰了碰萨列里伸出的指尖。
沃夫冈贴着萨列里坐下,将下巴搁在他的大腿上,用可怜巴巴的眼神看向他手中的鸡肉卷。
那是什么?安东尼奥,您手里还藏着什么好东西?
“不行,沃夫冈。这是我的午餐。”这回萨列里坚决拒绝,“你不能吃。”
萨列里读懂了金毛猎犬的想法。沃夫冈很失望——这不是什么魔法能力。那也太扯了。萨列里看见对方大大的金色尾巴耷拉下来。仅此而已。
为什么我总是有那么多不能吃的玩意儿?
它的眼睛这样说着。
狗生苦短!安东尼奥,至少不能给我亲爱的肚子留下什么遗憾。
萨列里有些动摇。然而,内心一个声音大声地叱责他:天哪,安东尼奥,不要忘掉,你才是主导的那个人。西泽·米兰【注】是怎么说的来着?“狗需要纪律,必须让它们明白人是掌权者。”
“看在你的健康的份上,沃夫冈,不行。”
沃夫冈显然无视了他的回应。
您要是不给我吃,我就会一直盯着您。
上帝。救救我吧。
萨列里被这个眼神弄得有些发虚。
“好吧,好吧,你赢了。”他最终妥协,挑出一块沾着最少的沙拉酱的鸡肉。
萨列里发誓他看见沃夫冈把该死的口水流在自己的西装裤子上了。

✔注:西泽·米兰。训犬师。
—————————————————
萨列里打开电脑,面对刺眼的屏幕,呆呆地坐在黑暗里。
几天来,编辑部的催稿电话一个接一个打来,弄得他寝食难安。
他几乎用尽了全部的力气,才忍住没有对那些惹人讨厌的蠢货破口大骂。
亲爱的缪斯他妈的难道会因此幸临吗?
他扭过头,忽然不经意地看见沃夫冈。
后者正蜷缩在那只Petmate【注】的迷彩色枕头狗窝中呼呼大睡,将鼻尖埋在毛茸茸的大尾巴里。
萨列里忽然想到了那个愚蠢的念头。
我可以写沃夫冈啊。
他咬住下唇,悄悄地盯着金毛猎犬,认真思考了一会儿。
是啊。会说话的狗。
不,不对。甚至可以比这更无厘头。
——沃夫冈变成了一个人类。
这样的话,他一定会是世界上最烦人的家伙。
萨列里挑眉,颇为自嘲地扯了扯嘴角。
安东尼奥,你简直疯了。
“沃夫冈……沃夫冈!”
金毛猎犬微微动了动,过了很久,它才慢吞吞地舒展四肢,恋恋不舍地离开那个软绵绵的安乐窝。
安东尼奥,大晚上的叫我有什么事吗?如果没有美妙的食物,恐怕我要告辞回去睡觉啦。
它眯着眼睛,露出尚未睡醒的迷茫神情。
萨列里差点笑起来。
接着他把这个笑容硬生生地憋了回去,以至于变味成了一个颇为扭曲的古怪表情。
“沃夫冈,我们来聊聊。”
聊聊?您不觉得不是时候吗?
“你愿意做我的主人公吗?”
沃夫冈疑惑地盯着他,显然没有听懂。
“天哪,我换一种说法。”萨列里耸耸肩,“你愿意出现在我的小说里吗?”
噢,这听上去是多么有趣啊——当然。为什么不呢?
萨列里思索着一个故事,一个囊括欢笑与眼泪,快乐与痛苦,光明与黑暗,真理与谬误的宏大的故事。
有时候,他觉得他对自己太过严苛了——难道不是吗?这种故事显然不是给一个名不见经传的落魄作家写的。
沃夫冈走过来,用鼻子亲昵地拂过萨列里垂在那儿的手。
我的大师,无论别人怎么说——我永远相信您。永远。
它默默地趴下,调整了一个舒适的姿势,将下巴搁在前爪上,大约有些困倦,不久便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萨列里长叹一口气,迟疑地伸手,轻柔地挠了挠金毛猎犬的耳后,随后伏身,在后者柔软的脖颈间印下一吻。
“晚安,沃夫冈。”

✔注:Petmate。美国宠物用品品牌。
—————————————————
每天的例行遛弯结束后,萨列里瘫倒在那张旧沙发上。后者痛苦地呻吟了两声,停止摇晃。
沃夫冈急不可耐地奔去厨房外的水盆那儿喝水,又飞速离开,水珠沿着它的下巴滴下来,甩得到处都是。
接着,金毛猎犬一阵风似得冲过来,跳上沙发,挨着作家先生重重地坐下。
“喂,沃夫冈,注意你的爪子——你踩到我了!”萨列里收起胳膊,狠狠地瞪了对方一眼。
他俩以这种古怪的姿势坐了一会儿。
“往边上去一点。”
亲爱的安东尼奥,是您太肥了吧?
沃夫冈看着他,无动于衷。
萨列里无奈地叹了一口气,从一旁抓来手提电脑,打开,试图构作他的故事。
—————————————————
【很久很久以前,一座冰封的雪山上,住着一个古怪的女巫。
没有人喜欢她。“噢,看哪,女巫来了!”人们这样嚷嚷着,避而远之。
有一天,大雪纷飞,一个绝望的母亲敲响了她的门。
女巫赶忙将又冷又饿的母亲搀进屋里。
“亲爱的女巫,请您救救我与我未出世的儿子吧!”母亲用颤抖的声音哀求道。
女巫竭尽全力,试图完成她的心愿。然而,不幸的是,母亲由于难产去世,留下一个可怜的男孩。
这个男孩拥有一颗冰冻的心脏。
女巫大为惊讶,为他换上了一颗独一无二的机械心,方才挽回他的性命。
“亲爱的孩子,”女巫说,“有一件事,你必须谨记在心——永远,永远,不要让感情左右你的心灵。若坠入爱河,你的心脏将失灵,而你也将死去。”】
—————————————————
萨列里皱起眉。
“沃夫冈,你喜欢这个开头吗?”
金毛猎犬傻傻地盯着他,一言不发。
“那么我就默认'是'了。”萨列里耸耸肩,沉默一会儿,“你觉得我们可爱的主人公应该叫什么?雅克(Jacques)?埃里克(Eric)?伊夫(Yves)?”
这些名字可真是愚蠢。萨列里想。他不是一个善于起名的家伙。看一眼他的狗荒谬的名字,你便能确信——这事儿多么不容置疑。
金毛猎犬依旧一声不吭地看着他。
“沃夫冈?”
他看见对方用力地甩了甩毛茸茸的金色大尾巴。
“真的吗?”萨列里没有发觉一个笑容在自己嘴边悄悄蔓延开来。“这真是一个好主意——至少,我不用绞尽脑汁,为该死的男主角起个独特的名字。”他颇为自嘲地咕哝道。
“来吧,沃夫冈,我们的冒险开始了。”

————————tbc—————————
▼▼▼接下去是唠叨时间
✔卡上了520!!!各位520快乐!!!笔芯😘
✔脑洞来源:自家蠢狗的日常 and 机械心☜这部法国黑色童话动画超好看超好看超好看~(试图投喂安利
✔下周一就得滚去学农啦Q_Q世界再见(ಥ_ಥ)不知道下次什么时候更了。。怎么说。。有人看的话再往下写吧。。这个人懒癌犯了Q_Q
✔大概之后就是故事套故事的走向了【???】估计会虐。。吧。。不剧透←_←好久没写过刀子了管他呢
✔感觉我真的好高产红红火火恍恍惚惚☜只是质量堪忧吗拍飞
@CurryRR
 

【MERLIN】【亚梅】地铁中的乐手

☆一个超级超级超级短小的520贺文
☆甜饼 甜饼 甜饼
☆现代au
☆脑洞来源语文阅读分析←_←拍飞自己

520快乐!!!给大家疯狂比心❤💜💛💚💙

▼▼▼

Authur抓起包,下了地铁。
脱离推搡的人群,清新的空气霎时将他包裹起来,冲进他的胸腔。谢天谢地。他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气。
接着,他匆匆垂下脑袋,穿过地下人行道。
这个长长的通道经常挤满了乐手和歌手。Authur不喜欢这些捣鼓着吉他,萨克斯,口琴,或是什么其他乐器,放声高歌的家伙。一想到接下去自己得乏味的在办公室中腰酸背痛地坐上九个小时,他便闷闷不乐,而这些该死的音乐只会让他的思绪更加混乱不堪。
通过一个低矮的通道时,一个男孩青涩的声音夹杂着吉他跳跃的音符钻入他的耳朵。

【If I only had one match left 如果我只剩下一根火柴
Would I try to light a fire under you? 我会尝试点燃你我的爱情之火吗?
If I could only say one thing 如果我只能说一件事
Would it be what I’ve been wanting to? 那会是我一直以来所向往的吗?】

这个歌手一定很年轻,他的唱功算不上出彩,然而却拥有纯净的嗓音,像沾着露水的柔软花瓣。有那么一瞬间,Authur感到心脏颤抖了一下,遗漏一拍。他犹豫地扭头,放缓脚步。
这个家伙瘦瘦的,衣服松松垮垮地挂在身上。他搬了个小凳子,坐在上面,怀里抱着一把与体格不相称的大大的吉他,面前反扣着一只帽子,里面零零落落地躺着几枚英镑。
Authur的目光滑到对方的脸上,无药可救地发觉自己率先注意到了那双浅色眼睛。灯光下,那双眼睛呈现出近乎透明的颜色,跳跃着星辰一样的微光,又洋溢着一种若有若无的忧郁。
他至少是一个长得漂亮的家伙。
Authur下结论,迟疑地停下来。
将这首歌听完吧——不会有什么大碍。

【If we only spoke with our minds 如果我们都只暗藏着内心
I would never look you in the eye 我将永远不会为你所倾倒
’Cause I think I might’ve heard some things 我只是觉也许早就耳闻了一些事情
You told me even if you didn’t try 即使你告诉我你从未努力过
All the thoughts that we’ve been pondering 所有那些我们一直疑虑的思绪
I think that they’d add up to be enough 我确信它们加起来会达到临界点的】

年轻的歌手忽然停下来,抬起头,脸上带着惊诧与疑惑。
Authur的眼神冷不丁与对方相撞,该死的红色忽然在他的脸上蔓延开来。
“你一直在看着我唱歌吗?”歌手小声询问。
“噢,噢——不好意思。”Authur赶忙弹开目光,“你唱得很不错。”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从来没有人这么说过——你是第一个。”他看上去有些着急,“谢谢。”
Authur有些控制不住心跳了。他一时晕乎乎的,胸腔里仿佛有一只活蹦乱跳的兔子。
“我是Merlin。Merlin·Emrys。很高兴遇见你。”歌手小心翼翼地将吉他放在一旁,站起身。
“你好啊,Merlin,Merlin·Emrys。我是Authur。和那个国王一样。简直蠢到家了。”Authur笑着说。他看上去大约有些傻里傻气的,将对方噗嗤一声逗乐了。
“有没有人告诉过你,你笑起来超好看。”Authur决定豁出去。
Merlin瞪大眼睛,看了他一会儿。
“真的吗?”
Authur发誓自己看到一个羞涩的神情从那张漂亮的脸上掠过。
“我从不说谎。”
Merlin脸红了。
“谢谢。”他低着脑袋说,用脚尖在地上画圈。
二者沉默了一会儿。
忽然,年轻歌手的眼睛亮了起来,从身旁抓起一支圆珠笔,在一张皱巴巴的纸上飞速写了什么,将它叠好,迅速塞给对方。“等会儿再打开吧。”他低声补充道。
一丝窃喜从心头跃过。Authur恍惚觉得世界鲜艳了起来。
“下回见。”他露出一个金灿灿的笑容,与对方告辞。
离开那儿后,Authur急不可耐地展开那张纸条。他感觉自己全身都在发抖。

【If I only had one match left 如果我只剩下唯一一根火柴
I would try to light the fire between us 我将依旧尝试点燃你我的之间的爱火】

END

✔BGM  One Match ~ Sarah Harmer

@CurryR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