摇滚土拨鼠

沉迷德奥西区宽街毛子音乐剧/horrible histories/美漫/德语自学

【摇滚莫扎特】【莫萨】【HE】猎人与独角兽

@CurryRR
终于想起来要把这篇po上来惹。。我的锅
。。那就一次性发完吧

标题超不走心的
OOC预警
文笔是什么能吃吗
=_=

首次发文。。请各位大大务必鼓励一下啦噗:)

【猎人萨/独角兽莫】
✔甜饼系列

人们说,这片森林中生活着一只独角兽。
萨列里生起一团篝火,将背包和十字弓放下。天空黑沉沉的,没有星星,也没有月亮,深邃而遥远。
国王唯一的女儿病了,病得很危急。“只有一样东西能拯救她的生命,”医师说,“我需要一颗独角兽的心脏。”于是,国王召来了猎人。“若成功,你将会得到最丰厚的赏赐。”国王说。
萨列里看着火焰逐渐黯淡。
我要去拾些薪柴。
树枝折断的细微声响引起了他的注意。他飞快地抓起十字弓,闻声赶去。
一个银白色的身影骤然出现在眼前。那里站着一只从传说中走出来的生物,那里站着一只……独角兽?!
萨列里险些惊得把十字弓摔在地上。
那是一只优雅而强壮的生物。它的雪白的皮毛熠熠生辉,波浪状的鬃毛倾泻而下,深夜般的眸子迸溅充满活力的微光。
它……是造物主最精妙的杰作。
萨列里头一回忘记了作为猎人的使命。他屏住呼吸,眼睁睁地注视着独角兽晃了晃脑袋,踱步离开。接着,恍然大悟一般,他飞快地举起手中的十字弓。然而太迟了。在他瞄准,扣动扳机之前,对方早已消失在森林深处。
“该死!”萨列里气呼呼地低声咒骂。一点点,就差一点点!下次若再让我碰到这畜牲,我一定会毫不迟疑地了结它的性命,并掏出那颗该死的心。他咬牙发誓道。

—————————————————

萨列里从未想过事情会发展至此。
漆黑的夜里,当他在偌大的森林里寻找独角兽的踪迹,竟不慎踏入了自己设的陷阱。
大概……一切不会更糟了。
多次尝试脱身失败后,他最终放弃,泄气般瘫倒下来。
四周是无尽的黑暗,令人感到近乎窒息的恐惧。他大声地喘气,试图让自己平静下来。泥土的碎屑沿着陡壁滚落,落在他的嘴角旁。
我将会死在这里了。多么讽刺。他绝望地闭上眼。

—————————————————

迷迷糊糊之中,萨列里感到一股温热的,夹杂着青草气味的鼻息,重重地喷在脸上。
……什么?
他试探性地睁眼。
什么?!
萨列里看见独角兽,自己的猎物,那个把自己害惨了的家伙,此时正近在咫尺。它垂下脑袋,将鼻子贴近他的脸颊,好奇地嗅着他的味道。看见眼前的人类忽然苏醒,独角兽深色的眼睛里闪现出兴奋的神色,它弓起背,向后跃了几步,紧接着快活地蹦跳回来。
萨列里惊愕地环顾四周。他正躺在一个全然陌生的地方。这是树林中的一块空地,平坦开阔,地表覆盖着厚重柔软的苔藓,以及近乎色彩斑斓的野花,就好像造物主不慎洒落的油墨。不远处,立着一间小小的木屋。
这不是梦境,却太不真实。
他注视着独角兽。
这是你绝佳的机会,萨列里,动手吧。
他下意识地伸手抓住身后的十字弓。
动手吧。杀死你的猎物。
他缓缓地,缓缓地举起弓弩,瞄准。
手抖得厉害。他看见独角兽站在那里,无动于衷。它略显疑惑地晃晃脑袋,目光如流水一般纯净。
他犹豫了,将十字弓重重地摔在地上。
我不忍心下手。我输了。彻彻底底地。
“滚开!”他垂头丧气地背过身,声音沙哑而僵硬,“别再让我看见你。”

—————————————————

萨列里意识到自己在流血。
他艰难地睁眼。
野狼的咆哮,厮打与飞溅的血液清楚地历历在目。
我早该料到的。
可是……可是……
他的视线愈发模糊,四肢也愈发无力。
十字弓从手中滑落。
我不想死。

—————————————————

“……萨列里?”
谁?是谁?谁在叫我的名字?
“萨列里?”
他睁开眼,惊异地发觉自己正躺在一只柔软的床上,身边跪坐着一个陌生的男孩。
“噢,萨列里先生!您终于醒了。”男孩如释重负般地大声说道,那双深色的眼睛中迸溅出星星点点的兴奋的微光。
他有一双漂亮的眼睛。
萨列里的心脏,在那一刹那,似乎漏跳一拍。
“不瞒您说,我等了一整天。”
“……你是?”
“沃夫冈·阿玛德·莫扎特。很高兴遇见您。”对方蹦起来,行了一个近乎夸张的鞠躬礼。
“我不明白,”萨列里的脑袋好像只卡住的齿轮,停滞不前,“我们……认识么?”
“嗯,”这个叫莫扎特的小子皱了皱眉,沉思了一会儿,“不,萨列里先生。很显然,您不认识我。”他接着露出了一个巨大的笑容,“不过您一定还记得那只独角兽。”
“你的意思是……”萨列里疑惑地盯着他,欲言又止,“这不可能。”
“有时候不可能与可能的界线的确很模糊。”
“你是独角兽?!”
“Oui,”莫扎特颇为自负地撇撇嘴,“萨列里先生,这没什么好奇怪的。您知道人们怎么说,这片森林是个有魔力的地方。”
萨列里沉默了一会儿,试图让思维跟上节奏。
“……我以为我将要死了。”他低声坦白道。
“万幸您遇见了我。”莫扎特半开玩笑地说,他的笑容好似金黄色的麦田般灿烂,“您知道,我绝不会允许这种事发生。”
萨列里没有料到对方会这样回应。这听上去就像恋人间的甜言蜜语。多么不得体啊。他飞快地将这种胡思乱想从脑海中驱赶出去。
“噢。我是说……Merci。”他赶紧扯了一个僵硬的微笑。
“荣幸至极。”莫扎特注视着他,深色的眼睛里泛着亮光,像黑色的夜幕中闪烁的星辰。
该死。
安东尼奥·萨列里忽然发现自己的耳朵不争气地红了。

—————————————————

即使化作人形,这只独角兽依旧是个好奇心过盛的难缠的家伙。
“萨列里先生,您说的小提琴究竟是什么?”
萨列里绞尽脑汁思索了一会儿,伸手比划了一个模糊的轮廓。“大概……这么说吧,”他试着解释,“它能演奏出世界上最美妙的音符。”
“可是它只是木头啊。”
“是的,是的。但……”
“是因为魔法么?”
“魔法?”萨列里一时语塞,“如果你坚持这么认为……是的。是因为魔法。”
莫扎特深色的眼睛忽然亮了起来,像黑暗中摇曳的一点烛光。“如果我也能拥有这样的机会就好了。”他忽然开口,“萨列里先生,您懂音乐吗?”
萨列里陷入沉默。他尚且记得那个年幼的男孩,躲在教堂巨大的落地窗旁。玻璃上凝结着一层薄薄的雾气。他趴在那儿,向内张望,看见金色的烛光映衬着的唱诗班。
“你喜欢音乐?”萨列里深吸一口气,将回忆赶走。
“Oui!”对方不假思索地回应,他微抬下巴,认真地思索了一会儿,“我喜欢音符跳跃的感觉。我想那会让我想起我所深爱的森林的一切。”
萨列里看着他。
那双漂亮的眼睛里洋溢着热情的流光,仿佛蕴藏星辰大海。
萨列里头一次感到一种奇怪的感觉。内心深处,什么坚硬的东西似乎悄然融化。

—————————————————

萨列里很快意识到了他俩最大的麻烦。
“如果您不介意的话,请留下吧。”莫扎特盘腿坐在床上,“萨列里先生,您知道,夜晚充斥着危险。”他跳下来,拖着快活的上扬的尾音,开玩笑般说,“我可不会再劳烦自己帮助您一次啦。”
“可是……只有一张单人床么?”萨列里皱起眉,思索了一下,接着将这句话囫囵吞了回去。“嗯……我当然不会介意。莫扎特先生,谢谢你的好意。”萨列里改口道。
“请叫我沃夫冈吧。”独角兽露齿一笑,爬上床,向角落挪了挪。
萨列里小心翼翼地挨着他坐下。他的动作大约有些不自然的僵硬,惹得对方笑了起来。
说来奇怪,这小子笑起来给人一种近乎轻佻放肆的感觉。放在平日里,萨列里一定会对如此“缺乏教养”之徒嗤之以鼻。然而现在,萨列里竟有点儿怀疑自己对此是不是抱有一丝好感。
他笨拙地挨着莫扎特躺下。床头的蜡烛摇曳两下,最终熄灭。
在黑暗中,一个人的感官总是会变得极度敏锐。此时,萨列里甚至能清楚地感觉到对方温热的呼吸触及后颈的奇怪触感。该死的单人床。他在心底埋怨。
“晚安,安东尼奥。”莫扎特迷迷糊糊地咕哝道,打破了良久的寂静。他压低声音,仿佛高声交谈会惊扰夜空中打着瞌睡的星星。
萨列里惊奇地发觉这回对方直呼了自己的名字。他沉默了一会儿。
“……晚安,沃夫冈。”

—————————————————

次日,萨列里醒来。金色的阳光透过薄薄的窗纱投射进来,慵懒地伏在地上。他下意识地回头。
身旁……没有人吗?
有那么短暂的一瞬间,萨列里发誓,他略带失落地以为昨天的一切只是个虚幻缥缈的梦境。
直到外面忽然响起熟悉的声音。
“早安,安东尼奥!”
独角兽趴在窗上,一脸灿烂的笑容。
“您终于醒了。”
萨列里抬头扫视对方一眼,随即触电般地将目光弹开。
莫扎特很显然学不会好好地穿上自己的衣服。
他套着一件过于宽松的亚麻布衬衫,领口敞开,露出半只肩膀。
萨列里从来没有发觉对方的身材那么瘦削。他清了清嗓子,试图把对于莫扎特颈部的弧度与漂亮的锁骨的印象从脑海中驱赶出去。
“……穿好衣服。”
萨列里沉默良久,挤出这样一句话。莫扎特以明快的笑声回应,就像个恶作剧成功的孩子。
“好的,先生!”他大声回应,随即风一般地消失在萨列里的视线里。
萨列里长吁一口气,慢吞吞地下床,试图掩饰住自己发烫的脸颊。
莫扎特这小子没有看见自己的失态。
谢天谢地。

————————————————

鬼知道莫扎特脑袋里在想些什么。
当萨列里宣布打算离开时,独角兽露出失落的神情。
“我亲爱的安东尼奥,”他的眼睛中忽然掠过光彩,“您一定要留下看一次星星。”
“星星?我对星星不感兴趣。”萨列里皱起眉,一半出于前者甜腻的语调,一半出于这个愚蠢的提议,也许还因为那一笔灰飞烟灭的丰厚赏金。
“森林有世界上最璀璨的星星。”很显然,莫扎特选择无视对方的回应。“您一定要留下。就一晚。”他补充说。
大约是独角兽漂亮的眼睛中闪烁的微光让萨列里产生一丝动摇。
“……好吧。”他最终选择妥协。“就一晚。”

—————————————————

森林的夜晚降临得悄无声息。
森林的星空同样如此。
萨列里坐在湖畔。莫扎特挨着他,盘起腿。
这一切与先前漆黑的夜晚截然不同。此刻的夜空深邃柔软,点缀着闪耀明亮的繁星。银白色的星光倒映于湖中,揉碎在荡漾的水波间。萨列里恍惚想到独角兽那双漂亮的眼睛,那双闪耀着星辰一般微光的眼睛。
停下。
“你之前说森林的夜晚很危险。”萨列里挪开目光,试图将脑海中栩栩如生的影像驱散。
“亲爱的安东尼奥,”莫扎特思索了一会儿,“我同样说过,森林有世界上最璀璨的星星。”
“或许你是对的。”
“这么说,您喜欢森林的星空?”莫扎特忽然扭过头,露出一个颇为自负的笑容,“我说过的,安东尼奥!我打赌您一定会喜欢这儿的星星。”
独角兽深色的眼睛在夜色中闪烁。
萨列里几乎感到喘不过气来。
“安东尼奥,”他拖着甜腻的尾音,将一头乱蓬蓬的金发靠上对方的肩头。
萨列里的心脏似乎漏跳一拍。
停下。
“安东尼奥,安东尼奥。我想我喜欢读您的名字时候的感觉。”
“噢……谢谢。”
“我亲爱的安东尼奥,您可真是有趣。”莫扎特笑起来,像阳光下颤动的金黄色向日葵。
莫扎特凑得很近,甚至有些太近了。他几乎将整个身子伏上来。萨列里清楚地嗅到空气中弥散着的青草气息。
毫无征兆地,他感到什么冰凉柔软的东西忽然覆上了自己的脸颊。
紧接着他意识到那是莫扎特的唇。
我本不应该来这里的。
一个声音叫嚣着。
如果我没有遇见这该死的沃夫冈·莫扎特,这一切都不会发生。
我不会如现在这般痛苦。
莫扎特伸出手臂,环绕于对方颈后。他的吻像轻柔的爱抚,像春天的微风,亦或秋天触及地面的落叶。
双唇相抵。
内心深处,什么坚硬的东西终于破碎。
去他的矜持。
萨列里发觉自己深深地吻了回去。
他看见深色的夜空中跃动的微光。洒满星辰的湖水。金色烛光映衬着的唱诗班。
他不敢呼吸。
“安东尼奥,”独角兽将脑袋埋在对方胸前,自言自语一般地咕哝,“您不会忘掉我的吧?”
“你的确令人印象深刻。”猎人笑起来。
似乎……已有很久没有这么笑过了。
森林的星星着实璀璨闪亮。
“晚安,我亲爱的安东尼奥。”
“晚安……沃夫冈。”

评论(4)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