摇滚土拨鼠

沉迷德奥西区宽街毛子音乐剧/horrible histories/美漫/德语自学

【密林父子】【清水】【短篇】9 ways to trick ada

我可能产了一个假的小甜饼
OOC预警高亮
=_=



【1】 
  莱格拉斯提着铅笔,在笔记本里写下一行歪歪斜斜的小字。
  “9 ways to trick Ada.”
  他低下头,嘟嘴沉思了一会儿,然后眼中蹦出狡黠的微光。
  “给睡着的Ada编辫子。”咬着指甲,莱格拉斯成就大事般露出自豪的神情,他在脑海中神奇般地画出了一个满头编满了漂亮小辫的父亲,不由噗嗤地笑。
~~~~~~~~~~~~~~
   瑟兰迪尔又喝醉了。
   带着一股浓浓的烈酒味,他开门入内。那个味道很刺鼻,使躲在床底的莱格拉斯险些忍不住打喷嚏。
  他偷偷地、屏住呼吸,看见自己的老爸步态略有踉跄,瘫倒在床上,沉沉地睡去。耳边传来平稳的呼吸声。
  将Ada呼出的气体通过无水硫酸铜,若无水硫酸铜固体由白色变为蓝色,则说明含有水蒸气;再把它通入澄清石灰水溶液,有白色沉淀生成,则Ada呼出的气体含有二氧化碳....(你奏凯)
  当然——莱格拉斯是永远不会对他亲爱的Ada做这种事儿的。
  他小心翼翼地,钻出来,踮脚,双手扒着大床的边沿,扭着身子爬上去,避开对方展开的四肢,坐到枕头上。Ada睡得很熟,他长长的淡金色头发散落着。莱格拉斯挑起一小撮发丝,然后胡乱地编起来。
  他再次瞄了一眼两鬓添了细巧的麻花辫的Ada,带着几乎骄傲的神色,跳下床,钻过窄窄的门缝,飞快地溜走。
  莱格拉斯掏出那本小小的笔记,然后在后面用歪歪扭扭的字体,画了一个小小的勾。


【2】
  莱格拉斯绝对不会告诉别人,其实那事儿是他干的。
  他躲在自己用拾来的树枝搭的简易小屋里,从交叉的枝桠间留下的空隙,小心翼翼地向外张望。
  老爸夹着一叠厚厚的纸张,急匆匆地赶路。金黄色的暖阳洒下来,煞是温暖。对方皱起眉,向自己一瞥。
  当然莱格拉斯是注意到的了。
  他也同样发现,Ada手中的玩意儿被他昨天自说自话地当作了画板。他趁瑟兰迪尔不注意的时候,踮起脚把对方桌上摆着的文书一股脑儿地揣到怀里,还用彩色颜料在上面胡乱地涂了一通。他还甚至在其中一张纸的空白处画了一个样子滑稽的金头发的人像,在旁边歪歪扭扭地写着“Ada我爱你!”
  本来莱格拉斯只是想体验一下恶作剧的愉悦,但是,现在他的心中却隐隐地害怕。
  ~~~~~~~~~~~~~~~
  傍晚,当他捧着一束漂亮的花,偷偷摸摸地踮着脚尖,潜入瑟兰迪尔的房间时,没有人。他舒了一口气,一溜烟儿地跑过去,使劲儿把自己从花园里采来的玫瑰摆在桌上。他带着满足的微笑冲出屋子,然后在小本子上记着的什么东西后面画了个勾。
  “在Ada的纸上画画。”上面写道。
  莱格拉斯当然是不知道“纸”与“公文”之间的差异的。
  他没有发觉躲在门后的Ada——情理之中。
  待他离开,瑟兰迪尔小心翼翼地走过去。
  新送来的一沓厚厚的文案上面,一束玫瑰躺在那里。深色的花瓣,娇艳可人,似乎还凝结着晶莹的露珠。
  他把花贴近鼻尖。
  味道甜甜的。


【3】
    出乎意料,瑟兰迪尔主动提出要带莱格拉斯出门郊游——仅仅他们俩。他没有干过这种事儿,真的,在莱格拉斯眼里,老爸永远是个严肃的家伙,埋头于酒和成堆的公文,似乎他从来没有伸手紧紧搂住自己,抑或用下巴磨蹭他的脸颊。
  然而,他居然会提出“郊游”的建议。
  莱格拉斯一直无比兴奋,追着Ada,一刻不停地询问“准备什么”“要去哪儿”这类问题。他郑重其事地从床底拖出一只大大的箱子,把自己喜欢的东西都一股脑儿地塞进去,包括一件绿叶模样的雕刻品,那是瑟兰迪尔送的。他说那是什么贵重的晶体,——谁知道呢!莱格拉斯不明白。因为那明明只是一块透明的、好看的石头。他也清楚地记得爸爸伸出长长的胳膊,把自己搂在怀中。没有什么能把我俩分开,他说。这也许是他唯一一次表达心中的感情。
  然后,莱格拉斯心里又冒出了一个属于孩子的邪恶念头。“往Ada的被窝里丢老鼠。”
  的确是个不赖的注意。莱格拉斯写道,同时默默地对自己说。
~~~~~~~~~~~~~~~~~
  郊游的晚上,Ada走出帐篷,也许是去散步,“无论如何也别离开这儿——否则我就该满森林地找你了。”
  天赐良机。
  莱格拉斯逮了一只活蹦乱跳的啮齿动物,在老爸返回前,把它扔在床上,还用被子把它蒙住,一溜烟儿跑回自己的帐篷,躲在自己的被窝里,他听见隔壁传来的惊叫声。
  “该死——是谁把这肮脏的东西放进来的!”
  Ada甚至一整夜都没有敢靠近床铺。
  他始终没有承认,自己蜷缩在床上,噗嗤地笑出了声。

【4】
  他早就计划好了——捉弄自己的Ada。
  当然。
  “让Ada爬树。”
  他写道,然后想象着那个高大的家伙,裹着那身古怪的长袍,努力地往树桠高处挪动的情形。
  神奇得难以置信。他恶作剧地笑。
~~~~~~~~~~~~~~~~~~
  “莱格拉斯,快点给我下来。”
  他没有理会,伸出胳膊和腿,紧紧抱住大树粗壮的枝桠。
  “下来。”站在树下的老爸有些恼火。
  “不嘛——”莱格拉斯故意拉长了声音,他双手抓住树枝,踩着树杆上突起的枝节,一蹬,便飞快地向上窜了几寸。
  “你摔下来的话,我可不管。”Ada盯着他,说。
  “我不会摔下来的。”
  “你下不下来!”
  “除非你自己上来抓我。”莱格拉斯趴在树枝上,在叶片间向Ada顽皮地做鬼脸,大声喊道,“Ada胆小鬼!Ada连树也不会爬!”
  “该死!”瑟兰迪尔似乎真的发火了,涨红了脸。他狠狠地扔掉身上的披风,然后双手扒着树杆,试图向上爬。
  莱格拉斯这回来劲了,“Ada加油——加油!”他看着对方动作略有古怪地扭着身子逐渐前进,那样子惹人发笑,像只巨型的毛毛虫。没过一会儿,也许是那身繁琐的袍子在作怪,瑟兰迪尔一失足,竟滑了下来,四脚朝天地摔在地上。“嗷呜——”莱格拉斯在巨树的枝头,模仿着老爸滑倒时的叫声,带着胜利般的表情,然后他纵身跃下,摔在对方怀里。
  春天的草地很软,毛茸茸的草尖,凉冰冰的。在金灿灿的阳光下,他用尽最大的力气搂住父亲,就那样躺在草地上,肆意地打滚。惊起几只停在花瓣上的蝴蝶。
  他第一次看见瑟兰迪尔把头发弄的乱蓬蓬的,也是第一次看见他这样真切地大笑,同样,是第一次被对方这样紧地搂着。
  Ada把他抱在怀里,一个吻印在他的脸颊上。
  “你就是我的世界。”

【5】
  今天是Ada的生日。
  他一大早在花园里玩耍,便听到加利安在那儿滔滔不绝,似乎有什么生日宴会即将举行。
  这给了他很不赖的启发。
  “偷吃Ada的甜点。”多难得的好经历。他在小本子上歪歪扭扭地写着,然后开始在脑海中勾画老爸看见狼藉的厨房后涨红的脸。似乎特别有趣。
~~~~~~~~~~~~~~~~~~
  几个侍女在厨房门口进进出出,端着瓶瓶罐罐的食物。
  莱格拉斯偷偷躲在桌子底下,屏息看她们忙碌。他趁大伙没有注意时,悄悄溜进房间。
  哦,天哪!高高的桌子上,摆着大大小小的馅饼。他咽了咽口水,踮起脚尖——却压根够不到。
  一个侍女出现在眼角的视线里,莱格拉斯蹲下身子,飞快地躲到了一旁的高板凳底下。
  她端着什么东西离开后,莱格拉斯才小心翼翼地起身,他跳起来,试图伸手抓住摆在桌上的甜点。一失手,他只得眼睁睁地看到那盆精美的馅饼摔在地上,碎成一堆碎片,红莓果酱的馅儿弄得满地都是。这下可坏了事儿。莱格拉斯左右四顾。馅饼摔在地上时的响声惊动了很多人,他看见大家用惊愕的目光盯着自己。没有人敢动——对于这样一个国王唯一的儿子。他赶忙逃出厨房,钻进旁边的草丛里。草长得很高、很茂盛,刚好可以把自己完全地淹没其中。有人会向Ada告状——这是绝对之事。
  他只得祈祷老爸今天心情不错。挠了挠脑袋,莱格拉斯将小本子掏出来,不情不愿地画了个叉。

【6】
  瑟兰迪尔大概永远猜不到儿子如此懂事的原因——所谓的“懂事”,其实是莱格拉斯捉弄老爸的计谋——当然。
  “在Ada的午餐里放辣椒酱。”莱格拉斯咬着指甲写道。
  然后,他就主动提出要为Ada做饭。
  暂且不提莱格拉斯在揉面团时,到处飞舞的面粉沾得满脸都是;他端着硕大的一盆蛋糕,试图把它完好地放进烤箱,还险些被一个椅子绊倒。这样的困难,换来的当然是完完全全的胜利。
  莱格拉斯偷偷在面团里掺了许多辣椒酱。当他亲爱的、不知情的Ada把那辣得直呛人的玩意儿吃下肚时,那个古怪的表情可是他永远难忘的。他眯缝着盛满了泪水的眼睛,还有那涨得通红的面颊。
  我是说,能在有生之年,看到我们威严的王如此惹人发笑的样子——真的是即便被砍头也在所不惜。

【7】
  圣诞节。
  不要以为圣诞是人类专属的玩意儿——若你不在意——精灵们也同样了解这个节日的所有细节。
  莱格拉斯钻出被窝,把床头的袜子扯下来。
  里面放了一小把糖果。五颜六色的包装。
  “Ada——Ada.....”他欢悦地跳起来,下楼,“Ada!Santa给我送糖了!”
  他看到对方从屋子里探出脑袋,漫不经心地皱眉。“噢。”他说。
  莱格拉斯极其不满意地嘟起嘴,然后离开。
  那棵巨大的圣诞树赫然立在那儿,墨绿色的枝条上缠绕着闪烁的彩灯。树下摆着大大小小的礼物盒。他撕开那个属于自己的纸盒,因兴奋而瞪大双眼。“好漂亮!”
  那是一只做工细致的弓,雕刻着精美的图案。
  他露出快乐的神色,用力地搂住身后的老爸。
  没有人看见,瑟兰迪尔的眼眶不争气地湿了。
~~~~~~~~~~~~~~~~~
  莱格拉斯仍然没有给自己的Ada什么好日子过。
  “给大角鹿换个新造型。”他在本子上歪歪扭扭地写着。
  正如他的计划,他成功地给Ada的鹿同样换了个“圣诞”造型。
  “鲁道夫!鲁道夫——驾!”他跨在那只可怜的鹿的背上,用一只短短的树枝拍打它的屁股,“快一点啊!”
  当瑟兰迪尔看见他心爱的大角鹿被戴上了古怪的铃铛,用颜料刷了个大红鼻头时,几乎气疯过去。
  尤其是听说莱格拉斯骑着它到处乱跑,还顺走了几支箭,用自己刚送他的弓吓坏了不少无辜的群众后,我们同样可怜的大王只得极为无奈地板起脸。
  “我以后再也不送给他弓了!”瑟兰迪尔长叹一口气,自言自语道。

【8】
  晚上,瑟兰迪尔同他亲爱的儿子去花园里看星星。
  我知道——这看上去很浪漫,但是有了莱格拉斯,这样一个耍恶作剧的天才,这可不会如想象里那么美好。
  莱格拉斯早就计划好了这一天。“吓跑Ada的鹿。”他在小本子上写着,信心满满。
~~~~~~~~~~~~~~~~
  瑟兰迪尔坐在那头鹿的背上,伸出手,打算把自己的儿子抱入怀中时,莱格拉斯悄悄向大角鹿身后扔了一个会大叫也会爆炸的玩意儿。
  随着一声巨响,还有其实不怎么显著的火焰,大角鹿受到惊吓般忽地向前冲,把Ada狠狠地摔在了地上。
  “该死的鹿!”他看见Ada一边低声骂着,脸颊泛红,一边摇摇晃晃地站起身。带着一丝胜利的自豪,他不由偷偷摸摸地笑起来。

【9】
  “莱格拉斯,你看到我的皇冠了么?”
  莱格拉斯抬起头,他看见Ada正在屋子里到处寻找那个愚蠢至极的王冠。他看上去很糟糕,也许是由于积着的灰尘飞起来,飘得对方满脸都是。
  “没有。”
  他撒谎了。
  实际上,昨天夜里,他偷偷地跑到Ada的卧室里,把那个玩意儿偷了出来,藏在了自己的床底下。
  这是他最棒的恶作剧计划。“Ada的王冠需要重新装修。”
  那个东西实在太丑了——在莱格拉斯的眼里——它一成不变,没有一点儿新意。
  正值春天,于是他扯了树林中几朵最漂亮的花,点缀在上面,然后满意地笑了。
  当天夜里,瑟兰迪尔发觉自己的王冠神奇般地又一次出现在床头。只是有什么不一样。他也察觉到了。
  他看见在褐色的藤木上,多添了一簇簇白色的野花。特别漂亮。
  就好像春天早晨绿得醉人的叶子。
~~~~~~~~~~~~~~~~
  次日,莱格拉斯看见Ada端坐在他的王座上。似乎一切都一如既往,只是.....有什么不同——他注意到了。
  他的皇冠。
  是的。
  在褐色的藤木上,缀满了雪白的野花。
 
 
 
 
【10】
  莱格拉斯认识了个女孩。这让瑟兰迪尔无比焦虑。因为,他这才意识到自己那个小小的儿子,如今或许长大了。
  “Ada,今天我和塔瑞尔出去——”莱格拉斯闯进自己的书房,“也许晚饭前回不来。”
  “.....可是你——”
  “再见啦。”对方打断自己,挤出了个大大的笑容,然后出门。
  “你答应我要去郊游。”瑟兰迪尔怔怔地望着空荡荡的房间,自言自语道。
~~~~~~~~~~~~~~~~
  “那是什么?”塔瑞尔看着对方从怀中掏出的小本子,皱眉,“它怎么这样.....古老?”
  莱格拉斯愣住,又很快地反应过来,抬起头,“那只是一些故事。”
  “你让我看看怎么样?”她试探性地讯问,微微一笑,“每个故事都需要读者。”
  “呃,实际上.....火好像快要灭了——请让一下——我只是想把它一起烧掉。”
  他指了指身边那团燃烧正旺的篝火,把手中泛黄的笔记本随意地投入。
  橘色的火焰猛然窜起来,然后逐渐平息,恢复了原来的样子。
  他俩开始继续讨论一些打斗方面的技巧。
  就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

 

评论(15)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