摇滚土拨鼠

沉迷德奥西区宽街毛子音乐剧/horrible histories/美漫/德语自学

【摇滚莫扎特】【莫萨】【甜饼???】THE TIME TRAVELLER

✔时空旅行&现代【???】AU
✔傻白甜 傻白甜 傻白甜
✔OOC
✔逻辑?没逻辑
✔文笔……别想了不存在的(ಥ_ಥ)


是的这是一个超狗血的脑洞⊙﹏⊙

先瞎摸码这么多吧,自娱自乐~

至于什么时候更新。。

不要问我我不知道=_=

高中狗哭晕在厕所







CHAPTER 1
萨列里意识到自己又一次出现在错误的时间与地点。
他从雪地中踉跄起身,沿着巷子向外走,明亮的闪烁的霓虹灯,以及被五颜六色的灯光照亮的街区忽然映入眼帘。
谢天谢地。虽说时空操纵器显然又出了差错,至少,这一回,世界看上去静谧而美好。
接着……
阿嚏!
萨列里揉了揉鼻子。
要说这个世界有什么缺点,大约,唯一的不足,就是这该死的刺骨的天气。
他裹紧外套,飞快地穿过马路。
夜晚空旷而寂静。大雪悄悄地下着。街角处的教堂默默地站在那儿,金色的光芒透过巨大的彩色落地玻璃窗洒下,为厚厚的雪地抹上一层颇为温暖的颜色。
萨列里决定找一个暖和的地方小住一晚。他独自排演了两遍可能用到的对话,努力让自己听上去真诚且富有说服力,略微迟疑,最终敲开眼前陌生的门。
一个瘦瘦的少年探出脑袋。他看上去大约十五岁的模样,顶着一头乱糟糟的金发,一双深色的眼睛中绽放着跳跃的光彩。
“不好意思打扰您了,我在想……”
“安东尼奥……?”
萨列里惊诧地盯着他。“您说什么?”
“安东尼奥!”少年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您果真来了。我就知道您会回来!请进,安东尼奥,您这样会着凉的。”
萨列里皱起眉,上下打量眼前的陌生人,“……我以前见过您吗?”
“安东尼奥,您不认识我了吗?”少年脸上浮现出一个近乎夸张的失落神色。“沃夫冈·阿玛德·莫扎特?”
萨列里摇摇头。
这可真是奇怪。
“……好吧。”少年像一只泄气的皮球般叹了一口气。“无论如何……请您进来吧,这可不是什么适合散步的天气。”
—————————————————
莫扎特在厨房捣鼓了一会儿,端出两杯热气腾腾的红茶。
“谢谢您,莫扎特先生。”萨列里礼节性地报以微笑。
“请叫我沃夫冈吧。”
对方炙热的目光直勾勾地落在自己身上。
他低头抿了一口手中的饮料。
萨列里一直坚信,自己有着极其挑剔的味蕾。话虽如此,此刻,他仍然忍不住赞叹莫扎特在煮茶方面的手艺。
“您觉得如何?”
“还行……嗯,事实上,很不错。”
“不加奶,两勺糖。”莫扎特颇为自负地咕哝。
“抱歉?”
“不加奶,两勺糖。您偏爱的口味啊。”少年停下来,一改原先欢悦的语调,“安东尼奥,您真的不记得我了么?”
萨列里避开对方滚烫的目光。“我不知道您在说什么。”
“……您是一个时空旅行者,对吗?”莫扎特忽然大声嚷嚷,打破了良久的沉默。他的眼睛刹时亮了起来,闪烁着跃动的流光。“这样都说得通啦。”
萨列里抬起头。
“您,现在的您,没有遇见过我,因为我的过去代表着您的未来。对于您来说,一切还没有发生过呢。”莫扎特像个收到心仪的圣诞礼物的孩子一般激动得颤抖。
我是个天才,是么,安东尼奥?
他的眼睛这样说着。
的确。
你是个该死的天才。
萨列里深吸一口气,“我想是的。”他看了一眼手腕上的时空操纵器,那玩意儿闪着红色的光。红色意味着麻烦。他思索了一会儿,试图让自己听上去不那么尴尬,“……如果您不介意的话,我恐怕得在这儿小住一会儿。我必须修好我的腕带。”
“亲爱的安东尼奥,”莫扎特开玩笑道,拖着长长的俏皮的尾音,“难道您觉得我会在这样的天气里赶您走吗?”他蹦起来,“感谢上帝吧,我们仍有一只多余的沙发。”
—————————————————
“安东尼奥!安东尼奥!安东尼奥!”
萨列里极不情愿地睁开眼。
“早安,安东尼奥。”莫扎特露出一个灿烂的硕大笑容。
“怎么了?”萨列里将脑袋埋回枕头中,闷闷地问。
“今天是周六。而且,雪停了。安东尼奥,别告诉我您不打算出门好好庆祝一下。”
接着,他恋恋不舍地告别了柔软的沙发,被莫扎特连拖带拽地撵出门。
—————————————————
街道两旁的商铺终于恢复营业。
“冰激凌?”
莫扎特坚持挽着对方的胳膊,提议道。这样黏腻的举动显然惹来了路人奇异的目光。对此,莫扎特显然不屑一顾。
“嗯……”
“我喜欢覆盆子口味的,”莫扎特飞快地打断,“安东尼奥?”
“我不感兴趣,谢谢您的好意。”萨列里思考了一下,将这句话囫囵吞了回去。“……一样吧。谢谢。”他飞快地改口。
于是,该死的莫扎特只买了唯一一份冰激凌。
这是不是一个早有预谋的计划?
萨列里恨不得打个地洞钻进去。
他眼睁睁地看着莫扎特舔了舔手里的甜品,随即送到自己嘴边。
管他呢。
萨列里闭上眼,毅然决然地凑上去,舔了一口,颇有一种大义凛然的感觉。
莫扎特被他惹得笑起来,像阳光下颤动的金色向日葵。
这小子……竟然有那么一丝可爱。
萨列里扭过头,匆忙掩饰自己的失态。
该死。
他感觉脸颊烫得快烧起来了。
—————————————————
萨列里修好了他的时空操纵器。
至少他是这样以为的。
向莫扎特告别时,对方摆出一个颇为夸张的失落神情。
“又来了。”他低声咕哝,“您又一次即将离开我了。”
沉默。
莫扎特忽然开口,“我们还会遇见的吧,亲爱的安东尼奥?”
他听上去就像在竭力说服自己。
萨列里皱起眉,迟疑地点头。
眼前挥手告别的少年逐渐模糊,眩目的白光吞噬了他。
萨列里闭上眼。
再见,金色头发的男孩。

tbc


@CurryRR

评论(4)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