摇滚土拨鼠

沉迷德奥西区宽街毛子音乐剧/horrible histories/美漫/德语自学

【MERLIN】【亚梅】地铁中的乐手

☆一个超级超级超级短小的520贺文
☆甜饼 甜饼 甜饼
☆现代au
☆脑洞来源语文阅读分析←_←拍飞自己

520快乐!!!给大家疯狂比心❤💜💛💚💙

▼▼▼

Authur抓起包,下了地铁。
脱离推搡的人群,清新的空气霎时将他包裹起来,冲进他的胸腔。谢天谢地。他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气。
接着,他匆匆垂下脑袋,穿过地下人行道。
这个长长的通道经常挤满了乐手和歌手。Authur不喜欢这些捣鼓着吉他,萨克斯,口琴,或是什么其他乐器,放声高歌的家伙。一想到接下去自己得乏味的在办公室中腰酸背痛地坐上九个小时,他便闷闷不乐,而这些该死的音乐只会让他的思绪更加混乱不堪。
通过一个低矮的通道时,一个男孩青涩的声音夹杂着吉他跳跃的音符钻入他的耳朵。

【If I only had one match left 如果我只剩下一根火柴
Would I try to light a fire under you? 我会尝试点燃你我的爱情之火吗?
If I could only say one thing 如果我只能说一件事
Would it be what I’ve been wanting to? 那会是我一直以来所向往的吗?】

这个歌手一定很年轻,他的唱功算不上出彩,然而却拥有纯净的嗓音,像沾着露水的柔软花瓣。有那么一瞬间,Authur感到心脏颤抖了一下,遗漏一拍。他犹豫地扭头,放缓脚步。
这个家伙瘦瘦的,衣服松松垮垮地挂在身上。他搬了个小凳子,坐在上面,怀里抱着一把与体格不相称的大大的吉他,面前反扣着一只帽子,里面零零落落地躺着几枚英镑。
Authur的目光滑到对方的脸上,无药可救地发觉自己率先注意到了那双浅色眼睛。灯光下,那双眼睛呈现出近乎透明的颜色,跳跃着星辰一样的微光,又洋溢着一种若有若无的忧郁。
他至少是一个长得漂亮的家伙。
Authur下结论,迟疑地停下来。
将这首歌听完吧——不会有什么大碍。

【If we only spoke with our minds 如果我们都只暗藏着内心
I would never look you in the eye 我将永远不会为你所倾倒
’Cause I think I might’ve heard some things 我只是觉也许早就耳闻了一些事情
You told me even if you didn’t try 即使你告诉我你从未努力过
All the thoughts that we’ve been pondering 所有那些我们一直疑虑的思绪
I think that they’d add up to be enough 我确信它们加起来会达到临界点的】

年轻的歌手忽然停下来,抬起头,脸上带着惊诧与疑惑。
Authur的眼神冷不丁与对方相撞,该死的红色忽然在他的脸上蔓延开来。
“你一直在看着我唱歌吗?”歌手小声询问。
“噢,噢——不好意思。”Authur赶忙弹开目光,“你唱得很不错。”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从来没有人这么说过——你是第一个。”他看上去有些着急,“谢谢。”
Authur有些控制不住心跳了。他一时晕乎乎的,胸腔里仿佛有一只活蹦乱跳的兔子。
“我是Merlin。Merlin·Emrys。很高兴遇见你。”歌手小心翼翼地将吉他放在一旁,站起身。
“你好啊,Merlin,Merlin·Emrys。我是Authur。和那个国王一样。简直蠢到家了。”Authur笑着说。他看上去大约有些傻里傻气的,将对方噗嗤一声逗乐了。
“有没有人告诉过你,你笑起来超好看。”Authur决定豁出去。
Merlin瞪大眼睛,看了他一会儿。
“真的吗?”
Authur发誓自己看到一个羞涩的神情从那张漂亮的脸上掠过。
“我从不说谎。”
Merlin脸红了。
“谢谢。”他低着脑袋说,用脚尖在地上画圈。
二者沉默了一会儿。
忽然,年轻歌手的眼睛亮了起来,从身旁抓起一支圆珠笔,在一张皱巴巴的纸上飞速写了什么,将它叠好,迅速塞给对方。“等会儿再打开吧。”他低声补充道。
一丝窃喜从心头跃过。Authur恍惚觉得世界鲜艳了起来。
“下回见。”他露出一个金灿灿的笑容,与对方告辞。
离开那儿后,Authur急不可耐地展开那张纸条。他感觉自己全身都在发抖。

【If I only had one match left 如果我只剩下唯一一根火柴
I would try to light the fire between us 我将依旧尝试点燃你我的之间的爱火】

END

✔BGM  One Match ~ Sarah Harmer

@CurryRR

评论(3)

热度(17)